為保持稀有和獨有的酒莊傳統,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只在特別盛典時出現,像是 1971 年為紀念居魯士大帝建立波斯帝國兩千五百週年,而在波斯波利斯舉辦的慶祝晚宴。

自從 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被視為新藝術運動創始人物的藝術創作之後,Perrier-Jouët 就決定將 Perrier 家族位在香檳大道 11 號的房舍改裝為以此特釀為主題的展示館。為此特別聘請兩位國際知名專家到全球各地拍賣場搜羅新藝術派作品,匯集成規模最大的私人新藝術派作品收藏。目前花漾年華館共展出約 200 件藝術品,包括出自艾米里·加利 (Émile Gallé)、馬若雷勒 (Louis Majorelle)、 羅丹 (Auguste Rodin)、杜慕(Daum) 和萊儷 (Lalique) 等新藝術派大師等人之手的家具、餐具及燈具。花漾年華館的性質並非如博物館般僅供陳列,而是一個充滿生命力的空間,讓這些作品發揮其原始的設計功用,供 Perrier-Jouët 貴賓流連於其中細細賞玩。房舍本身及內部的作品散發著自身獨特的魅力與優雅,這就是 Perrier-Jouët 所追求的本質-不論在家獨處或是與友歡聚,生活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而被這些絕美藝品所環繞的同時,賓客能夠親身感受作品上流動曲線與花草圖紋的純然情致與夢幻境界。Perrier-Jouët 酒莊在自家花園中運用其奢華的裝飾、藝術精品、獨到的眼光與品味訴說著引人入勝的故事,這是一個充滿感官饗宴的天堂。

當年請艾米里·加利 (Émile Gallé) 重新設計香檳瓶身時,Perrier-Jouët 明確表達了其藝術喜好與歷經百年的創意傳承。今日,Perrier-Jouët 仍持續不斷地尋找能真正體現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中美麗與愉悅的精神。從美饌饗宴到重大場合,Perrier-Jouët 的秋牡丹一次又一次綻放在各種歡慶聚會中,演示原創與美學天賦的魅力,給予感官無限寵愛。

 

Perrier-Jouët 的首席釀酒師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每日都需面臨相同挑戰:維持他自六位前人手中接下,始於 1811 年的傳統風味。近兩個世紀以來,Perrier-Jouët 酒莊所有系列 ─ 從 Grand Brut 特級香檳 到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年份香檳 ─ 其風味皆具有相匹配的魅力與優雅特性。

 

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以黑皮諾 (Pinot Noir) 的獨特深度為基底,再混入具有迷人果香的皮諾莫尼耶 (Pinot Meunier),致力於表現葡萄酒的結構、果味與醇度,以及能搭配食物享用的適度個性,其混釀的獨特手法充分展現他對完美的追求。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調配酒品時就像藝術家在工作室中一樣,採用高度原創性的方式,憑著直覺與經驗進行創作。他的釀酒廠中擺滿葡萄桶,讓他能夠對所有葡萄園的葡萄逐一研究。因此由他塑造並雕琢用於混合香檳的每一種成分,都經由不斷地品嚐,直到挑出足以彰顯 Perrier-Jouët 風格的魅力、優雅與細緻的葡萄組合。

 

 

 

 

' />

Brand Stories  品牌故事

皮耶爵  Perrier-Jouët

皮耶爵

Perrier-Jouët

Perrier-Jouët 的故事自始就充滿著神話般的色彩。1811 年,哈雷彗星的光芒劃過法國香檳區的夜空,見證Perrier-Jouët 創立者 Pierre Nicolas Perrier 與 Rose Adèle Jouët 的浪漫愛情,傳奇就此展開。Perrier-Jouët 將香檳釀造視為一項工藝,不僅從傳統中汲取靈感,也將其對奢華的獨特理解融入其中。1854年,更成功地推出史上第一款不甜 (Brut) 香檳,旋即在香檳市場造成轟動。半個世紀之後,新藝術運動 (Art Nouveau) 的傳奇大師艾米里·加利 (Emile Gallé) 為Perrier-Jouët 留下經典的華麗秋牡丹印記。兩百多年來,Perrier-Jouët 不僅以優雅愉悅之姿妝點時尚的殿堂,更以獨到的眼光和品味造就與當代藝術偉大的相遇。

Perrier-Jouët 酒莊的誕生源自於 Pierre Nicolas Perrier 與 Rose Adèle Jouët 的愛情結晶。當他們相遇時,他年方二十五,來自香檳地區的葡萄種植與釀酒家族,而她芳齡十八,家中製造諾曼第蘋果白蘭地。他們在新婚一年後就開始經營香檳事業,並於 1811 年成立以兩人為名的公司。三年之後,他們買下了更大的房子,成為公司發展的根據地;而此根據地所在的這條街日後改名為香檳大街 (avenue de Champagne),也就是香檳界的香榭麗舍大道。

雖然事業開展之初面臨許多困難-香檳地區見證了拿破崙帝國痛苦的死亡掙扎和 1816 年及 1817 年的葡萄酒慘況 - Perrier-Jouët 不但苦撐下來,而且業務還蒸蒸日上。

 

Perrier-Jouët 酒莊深深紮根於香檳區的白堊土之中,根據地的門牌 28 號建築所在街道後來成為艾柏內 (Epernay) 的香檳大道,相當於香檳界的香榭麗舍,這也使得艾柏內 (Epernay) 成為香檳產區歷史悠久的主要城市。

但 Perrier 家族與香檳地區的淵源卻比此象徵更為古老。Perrier 家族是釀酒世家,並熟知他們自十七世紀以來就相與為伍的葡萄樹。根據交易紀錄,Pierre Nicolas Perrier 的父親 Pierre Perrier 在 1756 年就已在艾柏內 (Epernay) 附近的迪斯(Dizy)村、舒伊(Chouilly)村和愛伊(Aÿ)村擁有榨酒廠和葡萄園,這些土地至今仍為 Perrier-Jouët 酒莊所有。

Perrier-Jouët 的土地依據目前香檳產地的品質標準幾乎已達完美。家族持續擴大酒莊的葡萄園持有面積,並且如同珠寶匠師雕琢寶石一般地打造、琢磨這些葡萄園。從 1840 年至 1870 年所取得的土地即說明這一點:愛伊(Aÿ)和瑪逸(Mailly)等處的葡萄園,以及來自如卡蒙(Cramant)和阿維日(Avize)等白丘最佳特級葡萄產地的夏多內葡萄 (Chardonnay) 樹,迄今仍在生產。這些珍貴的資源是酒莊長達兩世紀以來的寶貴資產,為Perrier-Jouët 所格外珍視。

Perrier-Jouët 酒莊擁有 65 公頃品質評分高達 99.2%(100% 為最理想)的葡萄園,這表示酒莊的每座葡萄園幾乎都屬於特級葡萄園區。這些葡萄園供應酒莊三分之一的需求,其餘原料則「特選」自與 Perrier-Jouët 世代合作的釀酒葡萄農家。

夏多內葡萄 (Chardonnay) 是Perrier-Jouët 葡萄園的招牌品種,由成熟果樹(平均 23 歲)構成的葡萄園,集優雅與細緻於一身,展現如花朵的姿態,流露出名媛淑女般的溫柔氣息。Perrier-Jouët 酒莊也在迪斯(Dizy)頂級果園區擁有皮諾莫尼耶 (Pinot Meunier) 葡萄園,這種豐富飽滿的果實成就了Perrier-Jouët 醇厚豐潤的口感。另外,酒莊還擁有位在瑪逸(Mailly)頂級果園區的黑皮諾 (Pinot Noir) 葡萄園,這些葡萄比生長在南方漢斯山 (Montagne de Reims) 的葡萄更為新鮮清爽,為來自白丘的夏多內葡萄 (Chardonnay) 提供良好的基底,同時又不致搶走夏多內的風味。Perrier-Jouët 獨特的風格,即來自這些葡萄園。

酒莊在卡蒙(Cramant)及阿維日(Avize)兩大地區共擁有面積高達40多公頃的夏多內葡萄園。而布隆樂樺 (Bourons Leroy)和南布隆(Bourons du Midi)這兩區則具有近乎神話般的地位 — 其匯集了卡蒙(Cramant)特級葡萄園區中最純淨的香檳白堊土 — 這一切都專屬於既珍貴又稀有的頂級特釀:Perrier-Jouët 花漾年華白中白。

自始自終,Perrier-Jouët 酒莊就採用「限量」方式小量製作香檳。兩百年來僅有七位香檳釀酒師承擔這份重質不重量的把關重任。他們也負責維護酒莊歷代相傳的早期絕品佳釀,如現存最早的香檳 Perrier-Jouët 1825。

自 1993 年起即擔任傳統守護者迄今的首席釀酒師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分享了工藝大師如同藝術家般的哲學,他把每一支特釀都視為絕無僅有,宛若酒中藝品。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的與眾不同在於他不必進行試驗性的混釀步驟,而是如同畫家般習慣略過草稿,直接在最後的畫布上直接創作,並以釀酒師的直覺進行最終混合。其混釀的獨特手法結合了藝術家的天賦與工匠的犀利眼光,說明了 Perrier-Jouët 香檳能夠永保其稀有性的原因。也由於他對香檳細膩的品味與苛求,將 Perrier-Jouët 帶入了更為高深複雜的瑰麗殿堂。

Perrier-Jouët 早在 1815 年就開始出口至英國這個熱情卻又要求嚴苛的海外市場,英國人稱之為「PJ」。1854 年,Perrier-Jouët 為英國顧客重新調整香檳配方,是有史以來第一家在特釀中僅用少量加甜基酒(由葡萄酒與蔗糖混合而成)的香檳酒莊。在當時,一公升香檳中通常會加入多達 150 至 200 公克的糖,然而 Perrier-Jouët 於 1880 年代即創造出首批「不甜 (Dry)」香檳,一般稱為「Brut」,結果大受好評。

恪守稀有原則與對於完美的不懈追求造就了 Perrier-Jouët 的身價,Perrier-Jouët 酒莊總是以品質為第一優先。於 1879 年停止生產一般香檳,而專注於頂級酒款的製作。甚至曾有五年(1879 年、1882 年、1902 年、1908 年及 1910 年)由於葡萄收成欠佳,酒莊決定暫停香檳的生產。

在 1861 年,英國維多利亞女王 (Queen Victoria) 對 Perrier-Jouët 頒發皇家授權令,指定其為英國皇室香檳供應商,瑞典皇室和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一世 (Leopold I) 也隨後跟進。法國拿破崙三世 (Napoleon III) 與俄國女皇凱撒琳娜二世 (Catherine II) 也是 Perrier-Jouët 的擁護者;至今 Perrier-Jouët 的檔案室裡還留存的當時頒發的授權令。2011 年 7 月,摩納哥親王亞爾伯特二世 (HSH Prince Albert II) 與夏琳薇茲托克 (Charlène Wittstock)的婚宴更是指名Perrier-Jouët 為御用香檳。

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正值歐洲大陸和平興盛的年代,而這段同樣於藝術與文化上蓬勃發展的時代,擁有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 Belle Époque (意即 Beautiful Era,法語的「美好年代」)。

廣涵繪畫、雕塑和建築等所有領域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崇尚熱烈而旺盛自然的活力與對自由的渴望,強調打破舊時代的束縛,創造出具有青春活力和現代感的新風格;認為應該去尋找自然造物最深刻的根源,發掘決定植物和動物生長、發展的內在過程,才能把握自然的精髓。新藝術最典型的紋飾多是由自然草木中抽象出來的流動形態和蜿蜒交織的線條,充滿內在活力,體現了隱藏於自然生命表面形式之下無止無休的創造過程。這些紋飾被應用在建築和設計的各個方面,成了自然生命的象徵和隱喻。帶有根本上的矛盾情結,新藝術既歌頌自然理想化觀點所描繪的女性形象,又傳達了對於結合創意、技術與工藝技巧的工業年代的信仰。Perrier-Jouët 的所有價值觀,從工藝技巧到創造力,都在此找到闡述的出口。

不論這是終極奢華的展現,還是 Perrier-Jouët 家族與生俱來的美感天賦使然,為了表達 Perrier-Jouët 酒莊與當代精神之間的緊密連結,酒廠負責人 Henri Gallice 於 1902 年邀請新藝術派(Art Nouveau)代表人物艾米里·加利 (Emile Gallé),為 Perrier-Jouët 設計專屬酒瓶。受到流動曲線與蔓藤花紋的啟發,艾米里·加利 (Emile Gallé) 創造出金邊勾勒的白色與粉色秋牡丹,彷彿在訴說著 Perrier-Jouët 香檳的韻味、奢華、與近臻完美。而這些秋牡丹,至今仍然妝點著酒莊旗艦酒款 — 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年份香檳的瓶身,象徵著 Perrier-Jouët 將「美好年代 (Belle Époque)」轉化為一種生活哲學,而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更成為其獨特的美學媒介。Perrier-Jouët 香檳豐富的性格、精緻的細節和專屬的美學視角,以其獨特的奢華風格展現香檳的花漾年華。

Perrier-Jouët 香檳以優雅愉悅之姿,妝點著巴黎的餐桌,同時更成為時尚人物的首選,名作家王爾德在其監禁期間甚至還從監獄要求差人送去,更特別指定要 Perrier-Jouët 1874。他寫道:「美麗是一種天才的形式」,一語道盡 Perrier-Jouët 酒莊的哲學。

 

1964 年是香檳的輝煌年份,Perrier-Jouët 酒莊在這一年決定推出其極富盛名的特釀。世代傳承的知識與技術早已具備,只須找到足以象徵酒莊獻身卓越與奢華的獨特酒瓶。艾米里·加利 (Emile Gallé) 於世紀之初的創作早已解決了此難題,於是 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的傳奇就此誕生。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於 1964 年的首釀是在跨世紀狂歡者的殿堂-Maxim's 餐廳中上市,爾後則是於在 Alcazar 餐廳舉辦的艾靈頓公爵 (Duke Ellington) 七十大壽筵席中登場,政治界、藝術界與演藝界知名人士齊聚一堂。

為保持稀有和獨有的酒莊傳統,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只在特別盛典時出現,像是 1971 年為紀念居魯士大帝建立波斯帝國兩千五百週年,而在波斯波利斯舉辦的慶祝晚宴。

自從 Perrier-Jouët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被視為新藝術運動創始人物的藝術創作之後,Perrier-Jouët 就決定將 Perrier 家族位在香檳大道 11 號的房舍改裝為以此特釀為主題的展示館。為此特別聘請兩位國際知名專家到全球各地拍賣場搜羅新藝術派作品,匯集成規模最大的私人新藝術派作品收藏。目前花漾年華館共展出約 200 件藝術品,包括出自艾米里·加利 (Émile Gallé)、馬若雷勒 (Louis Majorelle)、 羅丹 (Auguste Rodin)、杜慕(Daum) 和萊儷 (Lalique) 等新藝術派大師等人之手的家具、餐具及燈具。花漾年華館的性質並非如博物館般僅供陳列,而是一個充滿生命力的空間,讓這些作品發揮其原始的設計功用,供 Perrier-Jouët 貴賓流連於其中細細賞玩。房舍本身及內部的作品散發著自身獨特的魅力與優雅,這就是 Perrier-Jouët 所追求的本質-不論在家獨處或是與友歡聚,生活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而被這些絕美藝品所環繞的同時,賓客能夠親身感受作品上流動曲線與花草圖紋的純然情致與夢幻境界。Perrier-Jouët 酒莊在自家花園中運用其奢華的裝飾、藝術精品、獨到的眼光與品味訴說著引人入勝的故事,這是一個充滿感官饗宴的天堂。

當年請艾米里·加利 (Émile Gallé) 重新設計香檳瓶身時,Perrier-Jouët 明確表達了其藝術喜好與歷經百年的創意傳承。今日,Perrier-Jouët 仍持續不斷地尋找能真正體現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中美麗與愉悅的精神。從美饌饗宴到重大場合,Perrier-Jouët 的秋牡丹一次又一次綻放在各種歡慶聚會中,演示原創與美學天賦的魅力,給予感官無限寵愛。

 

Perrier-Jouët 的首席釀酒師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每日都需面臨相同挑戰:維持他自六位前人手中接下,始於 1811 年的傳統風味。近兩個世紀以來,Perrier-Jouët 酒莊所有系列 ─ 從 Grand Brut 特級香檳 到 Belle Epoque 花漾年華年份香檳 ─ 其風味皆具有相匹配的魅力與優雅特性。

 

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以黑皮諾 (Pinot Noir) 的獨特深度為基底,再混入具有迷人果香的皮諾莫尼耶 (Pinot Meunier),致力於表現葡萄酒的結構、果味與醇度,以及能搭配食物享用的適度個性,其混釀的獨特手法充分展現他對完美的追求。埃爾維·戴尚 (Hervé Deschamps) 調配酒品時就像藝術家在工作室中一樣,採用高度原創性的方式,憑著直覺與經驗進行創作。他的釀酒廠中擺滿葡萄桶,讓他能夠對所有葡萄園的葡萄逐一研究。因此由他塑造並雕琢用於混合香檳的每一種成分,都經由不斷地品嚐,直到挑出足以彰顯 Perrier-Jouët 風格的魅力、優雅與細緻的葡萄組合。

 

 

 

 

其他品牌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