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

千杯一醉   2016-11-15 下午 1:00

文章關鍵字

威士忌

蘇格蘭威士忌

艾雷島

布萊迪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艾雷島,布萊迪


打理著陽台上的小花圃,一桶桶的薰衣草與鼠尾草被我種的精神奕奕,大概是因為我所使用的鐵製花盆具有特別的魔力,鐵桶上打凸浮出的 Bruichladdich 字樣應該灌溉給這些花花草草們無比的熱情與勇氣吧!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艾雷島,布萊迪
(圖說:Bruichladdich 酒廠前首席釀酒師 Jim McEwan

第一次遇見 Jim McEwan 這個傳奇的倔強老頭,是在2013年 Whisky Live Taipei 晚上的品酒會,記得那是個溼漉漉的夜晚,我們就像一群等待起義的革命者,窩在地下室等著精神領袖的到來,他緩步走下了階梯,嘎嘎咋響的木板聲,像是敲擊著的戰鼓,一陣一陣。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艾雷島,布萊迪
Jim McEwan 鬆了鬆領結開始說道他的威士忌戰史,在2001年時,因緣際會出現了人生選項,究竟要順從理智的選擇,還是傾聽內心的聲音,經一番交戰思考後,他離開了日系制度良好的波摩酒廠,放棄了安穩優渥與原本平順規劃的生活,隻身帶著行李與手札來到一心所嚮往的 Bruichladdich。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艾雷島,布萊迪
(圖說:Jim McEwan於酒廠剪影,圖片翻攝自Bruichladdich官網)

一座幾近荒廢的酒廠,僅剩兩名堅守的員工,他回憶道;一走進大門時心裡想脫口而出的只有停不下來的三字經,但隨即被那堅守的兩人充滿希望的眼光所感動,彷彿他宿命般的到來,會為那一地的灰燼重新燃起蒸餾的烈火。現代逐步科技化的威士忌酒廠通常為了控管人力成本與加上電腦化的輔助,一般來說不消十來人就能夠掌握整個生產流程

與庫存管理,但 Bruichladdich 這家酒廠卻有著超過六十名員工,因為酒廠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用金錢購得,但人與土地卻是永遠也無法取代的資產。

很少有酒廠會自己設立裝瓶產線, Bruichladdich 有,而且效能奇差。克莉絲汀,一位三十多歲的艾雷女孩,有著陽光般笑容,內心卻住著三歲的天使,不協調的雙手花費著比常人更多的力氣,貼上的不只是一張酒標,貼上的是一份與艾雷島共生的情感,在 Jim McEwan 的眼中,酒廠裡的每一位夥伴都是如此與眾不同,他們在酒廠的生活,就是艾雷島的速寫,就是蘇格蘭的縮影。

Jim Mcewan 豪氣的表示 Bruichladdich 堅持使用蘇格蘭大麥(或艾雷島大麥)堅持將酒儲存於艾雷島上,用艾雷島當地居民工作,盡量採用一切能在艾雷島生產的物料(當然桶子可能不一定),我問起為何當時 Bruichladdich 的產品系列如此的讓人眼花繚亂,他說剛到酒廠時一切都是充滿不可預知的,他必須花時間一點一滴找到每隻酒適合的靈魂,也因此酒款是多元且豐富的,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慢慢的將一切步上軌道,酒款的系列並不如我想像中複雜。席間 Jim 不斷的提及蘇格蘭光榮又血淚的歷史,尤其是談到電影《Braveheart》時,堅毅激動的神情讓我也不免大喊出了“ Freedom! ”


我看到的是一個自信強壯而且又頑固的老頭,他熱愛家鄉,沒那麼喜歡英國人,散發慈藹迷人的魅力,卻又像個巨石般強韌剛毅。我永遠忘不了 Jim McEwan 這場我人生中影響最深刻的品酒會,用威士忌重重敲擊心頭的瞬間永恆。聽說他退休後依然居住在酒廠的不遠處,時時刻刻望著他心繫的 「Bruichladdich」

艾雷硬漢的麥芽溫柔@胡毓偉,威士忌,蘇格蘭威士忌,艾雷島,布萊迪

耳邊又響起 Jim 教我們的渾厚戰曲.........

單腳佇立於斑斕的木桌上,將杯舉起.........

Mach Leash、Mach Leash、Mach Leash;
Stay Leash、Stay Leash、Stay Leash
Suas Leash、Suas Leash、Suas Leash
Seai Leash、Seai Leash、Seai Leash
Slaínte、Slaínte、Slaínte Mhath!

千杯一醉

千杯一醉

胡毓偉(胡桃兒,Lawrence),雙魚座、復興美工,曾任紐約家具設計企劃、Power Sleep企劃經理、運時通集團設計經理、也是三邊會會員。更是個包辦插畫、文案、設計的漂浪自由人。 歡愉夾帶著悲傷,順便牽引一抹失魂,我們都交織在這迷離的情感漩渦裡,啜飲的琥珀流金凝結身體的知覺。是封印還是昇華? 搖擺的影子,失焦的神情,踩著不知名的前進,回身遞上手,是最後傳說的「千杯一醉」。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