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

芭比跑BAR筆   2018-05-16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調酒大師

雞尾酒

銀座

銀座酒向

酒吧

Bartender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酒向先生。)

去年底到Bar小谷跟小谷先生聊天時他提到,說是再過不久,晶華飯店附近會有一間新的日式酒吧,一面講他一面翻開手邊一本介紹日本東京酒吧的書,表示是在銀座開店的酒向明浩先生所開立的。今年二月時,就看到網路上有消息,說是已經在試營運,這是酒向先生的第一間海外分店,也是台北第一間從日本銀座來此設立分店的酒吧。
 
店名非常顯而易懂的就叫做「銀座酒向GINZA SAKOH」,推開門走入店裡,一切都很道位。一進門,負責領位的先生一身西裝筆挺,笑容親切語氣溫和又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專業氣場,讓人聯想到從日本動漫「黑執事」中走出的形象。入座後,吧檯人員會先送上一小杯洋蔥湯、熱毛巾、一小盤米果與Menu,一看到Menu我忍不住就微微的嘴角上揚,封面印著的是漫畫Q版的酒向先生形象,並寫著執業30週年,翻開Menu第一頁除了消費規則的說明之外,也列出幾項店家首推的調酒。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第一杯-Gin Fizz)

我的第一杯從清爽冰涼的Gin Fizz開始,是由酒向先生親自調製,酒端上時詢問吧檯人員,得知所使用的琴酒是ROKU,而這支琴酒是酒向先生的心頭好。酒向先生的Gin Fizz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還沒喝,就先看到了在酒液表面活蹦亂跳精神超好的泡泡們,第一口的氣泡感強烈,但又不至於有違和感,除了遊走在琴酒與氣泡的平衡邊緣之外,似乎也能有一點感覺到酒向先生略帶頑皮與活潑的個性。
 
喝著Gin Fizz,吧檯人員很親切的跟我聊天,初步得知店中的調酒是由三位日籍調酒師負責出酒,包括老闆酒向先生在內,另外兩位分別是喜多小姐與太六先生,三位會輪流的在銀座本店與台北分店兩邊駐店,時間沒有固定與規則,所以如果有想要專程來一趟喝其中某位調酒師所做的酒,唯一的方式就是事先打電話來詢問該位調酒師當週是否有在。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第二杯-Negroni)

第二杯點了Negroni,換由喜多小姐負責出酒,Campari的苦一直是我喜歡的,有人曾經跟我說不愛苦酒,因為人生已經很苦了,幹嘛連喝酒都要苦!不過我倒是覺得苦也有分很多種,苦到了極致就能感受到回甘的美,苦盡甘來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吧。可能是個人喜好的問題,我覺得甜酒的比例對我來講是過多了點,我開玩笑說是不是因為看到客人是女生,所以會直覺性的把酒往偏甜的方向去製作?幫忙翻譯與溝通的台籍吧檯人員賴桑說,酒向先生曾經說過,一間酒吧如果可以擄獲女性客人的心,是很重要的,因為能做到讓女性客人滿意,就更不願用擔心男性客人會不喜歡。想想似乎好像也是有理?
 
吧檯裡除了日籍調酒師之外,其餘的吧檯人員都是台灣在地人,當天我遇到的有三位,除了賴桑之外,其餘兩位是都不會講日文的,我好奇地問,這樣工作上沒有問題嗎?酒向先生在徵人時沒有要求需要懂日文嗎?他們說就是邊做邊學,平常就靠賴桑幫忙翻譯,當初來應徵時確實不需要懂日文,對酒向先生來說,語言不是第一要件,重要的是酒向先生能看出來者是不是有肯學習與願意堅持的心。日式酒吧跟過去他們服務過的台式、美式酒吧不一樣,日式酒吧對於許多的微小細節都很要求。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封面為酒向先生自己設計的Menu)

譬如說,酒向先生對於廁所的整潔非常在意,除了每天開店前必定要洗刷之外,酒向先生希望他們能盡量做到每一次有客人使用廁所之後,都要進去檢查是否乾淨、是否需要補充廁紙等等。而對於吧檯的整潔更是不能馬虎,像是喜多小姐在的時候,會嚴格的檢查,連冰箱門下方的縫隙都會用手一摸而過,如果摸過去之後喜多小姐皺眉了,他們就知道不合格。不約而同的,三位台籍的吧檯人員都說到,能來酒向先生的店工作,是極大的榮幸,辛苦嚴格沒錯,但是樂在其中的,這是台北第一間從銀座來開立的酒吧分店,能學習到日本對專業的堅持和要求是很難得的機會,每一天都能在老闆與喜多小姐或太六先生的身邊學習到很多,這些都是在其他地方接觸不到的寶貴經驗。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第三杯-Etrenne)

第三杯掙扎許久,最後還是選擇酒向先生於1991 年26歲時獲得日本全國調酒技能比賽冠軍的得獎作品Etrenne,掙扎的原因是我本身不愛香蕉的再製品,而這杯調酒的主要元素就是:琴酒、香蕉利口酒、薄荷酒。酒端上,酒杯上綁著淺綠色緞帶,搭配著酒體的顏色,是種細膩的巧思。賴桑看了看酒,跟我說,喜多小姐應該是記得了之前我提到不愛太甜的酒這件事,因為以正常製作方式來做的話,這杯酒的份量應該是在酒杯的約莫九分滿左右,但我獲得的這杯已經近乎到全滿,只差還沒有出現表面張力,應是喜多小姐想方法讓甜味稀釋了些許。香蕉、薄荷與琴酒獨特的香氣相交之下,再搭上一點小碎冰與奶香,是細緻而平滑的舒服口感。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酒向先生親自設計的狗年別針)

我注意到大家身上都別著一個小小的狗狗別針,我問賴桑,這是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他笑著說酒向先生其實很多才多藝,是個可愛的老闆,如同店裡Menu的封面上那個漫畫Q版的酒向先生圖像一樣,這個別針也是酒向先生設計的,原因很簡單,今年是狗年啊!酒向先生每年都會針對當年的生肖設計一款別針,讓員工佩帶著,所以如果你在這裡服務滿12年,你就可以集滿12生肖!
 
跟賴桑聊天問問他對於日式酒吧的想法,他說他覺得歐美的調酒文化,是不停的在既有的元素上創新、添加更多的元素,使之繁複、花俏、令人覺得驚奇、有趣。而日式調酒則是化繁為簡,在原有的元素中,講究細微的變化,變換出細膩的不一樣,不走花俏路線,而是在平凡中創造出不簡單。
 
看著店裡的藏酒,我問賴桑,似乎日本威士忌的品項很多,他說酒向先生熱愛日本威士忌,希望能盡量多而廣的介紹給客人,不過有趣的是下班之後,酒向先生自己最愛配菜的酒類則是台灣的高粱酒!每次到台灣酒向先生都會開心的暢飲!我看著架上的「輕井澤1999」,好奇的問是否已經有客人點過了?賴桑說還真的有!已經開瓶了!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第四杯-喜多小姐的特調)

接著賴桑跟我說,其實喜多小姐也有一杯招牌的特調,深受客人喜愛,我說那不如最後一杯就點這個吧。詢問之下得知,這杯特調的主體是使用了香草酒與可可酒,我從旁看,喜多小姐似乎是還加了點Fresh Cream。淺可可的酒色,酒杯就配上了暗粉色的緞帶,顯示出店家對於小細節的用心,淺嚐一口,我開懷笑說這就是香草冰淇淋嘛!賴桑也笑著說沒錯沒錯,就是香草冰淇淋的味道。然後他問我喜歡嗎?我想了想說,雖然是甜,但甜而不膩,是喜歡的。他想想,然後翻譯給喜多小姐聽,喜多小姐聽了也笑了。
 
仔細觀察來店的客人,坐在吧檯的幾乎都是會通日文的客人,接近午夜一位男士穿著輕鬆走進店,似是常客,點了一杯,坐在吧檯的最右端,慢慢地啜飲,時而跟酒向先生聊著天,賴桑說,這位常客是附近大倉酒和飯店中,日式餐廳裡負責炸天婦羅的師傅,有時下班就會散步過來坐坐喝一杯。而在我們輕鬆聊天的過程中,又走進了兩位客人,卻是當天第二次進店、又回來再次消費的客人,足以看出這些常客們對於「銀座酒向」的支持與喜愛。
 
雖是第一次來「銀座酒向」,不知不覺的也是待到了快打烊的時間,以前曾經有位朋友講過,他覺得過度的有禮貌,其實是一種疏離、保持距離的表現。但在「銀座酒向」一切都很到位的狀態之下,卻不會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而是有種到好朋友家作客的舒服與適切,是種很有溫度的感覺。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酒向先生&喜多小姐)

P.S. 目前「銀座酒向」的facebook為銀座本店與台北分店共用,由酒向先生本人經營,所以僅有日文。為配合日籍調酒師的時間,每個月公休日不定,四月份的公休日為週日。建議之後前往之前可先去電詢問。
 
PPS.「銀座酒向」比照日本酒吧收費方式,入座即收基本桌費,此桌費是不能折抵消費的。
 平凡中創造不簡單・銀座心向@陳昭儀,調酒大師,雞尾酒,銀座,銀座酒向,酒吧,Bartender
(圖說:銀座酒向門口)

銀座酒向GINZA SAKOH
https://www.facebook.com/SAKOH-BAR-2014768678744582/
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39巷10號1樓
02-2567-8433
 

芭比跑BAR筆

芭比跑BAR筆

陳昭儀(Barbie Chen),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畢業。求學時代的夢想是當一名記者,大學畢業後確定自己不想成為記者。雖無從事媒體工作,但有著敏銳的感受力與入微的觀察力,對世界充滿好奇,想要知道一切。多年任職於唱片公司負責古典音樂類,專長是與人聊天,興趣是探索不同的酒吧,夢想是有一天可以把跑Bar當成職業。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