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

派大的酒淚一滴   2018-09-17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法國

葡萄酒

羅亞爾河

自然酒

生物動力法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被稱作「法國後花園」的羅亞爾河區(Vallée de la Loire),在景色上全然不負盛名,在法國的Vins de Pays制度中,羅亞爾河畫歸為Vin de Pays du Jardin de la France法國花園餐酒產區(2007後更名為Val-de-loire IGP)。但羅亞爾河區的歷史完全是宮鬥大戲,主角們個個來頭不小,幹的事情比起後宮的壞女人「格局」大多了。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圖說:亨利二世畫像)

羅亞爾河的安茹公爵亨利二世在十二世紀繼承父母各自的領土,包括了羅亞爾河區至北部的諾曼第地區,媽媽還是英格蘭國王的女兒,已經是個超級富二代了,此時的女主角是阿基坦的愛莉諾,她身為阿基坦公國唯一的繼承人,領土包括現在的波爾多產區,長得又漂亮,身邊從不缺男人。她先嫁給了當時的法國國王路易七世,這位國王完全不是愛莉諾的菜,他是因為哥哥過世才「不得已」接下王位。路易七世一直在修道院長大,一生早就獻給上帝,接了王位娶了大美女也「不改其志」,還是天天祈禱靈修,一向被男人捧在手心的愛莉諾怎麼忍得下這口氣,苟延殘喘到1152年,二人終於離婚,亨利二世早在他們離婚前就當了愛莉諾的小王,離婚之後更不客氣,簽字後六週,愛莉諾就和小王亨利二世結婚,這時的亨利二世手上已經多了媽媽這裡繼承來的英格蘭王位,加上愛莉諾的嫁妝阿基坦公國,整個法國中西部加上英倫三島都成了英王亨利二世的家產。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圖說:愛莉諾畫像)

當初路易七世與愛莉諾離婚的表面理由是愛莉諾沒有生出男丁,但嫁給英王亨利二世以後,愛莉諾一連生了八個兒女(哇塞),五個兒子裡最出名的就是「獅心王」理查。兒子們長大了開始跟老爸作對,作媽的心向著兒子,亨利二世可不開心,愛莉諾大了亨利二世十歲,亨利二世早就厭倦,加上家裡老婆兒子聯合起來嗆老爸,亨利二世沒多久就氣死了,「獅心王」理查就成了這一大塊領土的國王。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圖說:腓力二世畫像,圖片轉載自 Louis-Félix Amiel - http://www.culture.gouv.fr/public)

但可憐的路易七世卻有個成材的兒子腓力二世,繼位時只有十四歲,爸爸留給他的法蘭西王國風雨飄搖,幼主當然也被親戚長輩欺負,腓力二世忍了下來,逐步拓展勢力,剷除外戚,在他之前的法王居無定所,今天的巴黎就是由腓力二世開始建設的。腓力二世的頭腦很好,小時候被眾人欺負養成他的城府心計,所以當他要和「獅心王」理查搶領土時,他是用計不用力,打仗他是打不過「獅心王」理查的,但他最會的就是挑撥離間,在「獅心王」理查去打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腓力二世煽動理查的么弟約翰在後方搞叛亂,把理查逼回來,不巧的中途又被奧地利公爵抓到,腓力二世大樂,趁火打劫搶了大本營安茹,媽媽愛莉諾好不容易湊錢把理查贖了回來,被關了三年的理查仍然不愧「獅心王」的名號,一回來就平定弟弟的內亂,再逐步收復失地,不過他太愛打仗,終於還是在戰場喪命,不成材的弟弟約翰繼任英王。1214年約翰因為喪失了在歐洲大陸除Guyenne以外的領土而被稱為「無地王」約翰,腓力二世奠定了現今法國的領土。而這段金雀花王朝的前段歷史也就是後面英法百年戰爭的伏筆。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圖說:羅亞爾河畔美麗的香波城堡Château de Chambord,圖片翻攝自網路)


歷史在這塊美麗的河谷區如此精采,千古風流人物當然少不得美酒相伴,當時葡萄酒的釀造與銷售雖由教會主理,但羅亞爾河的葡萄酒很早就藉由這些歷史人物名聲遠傳,說是「國王喝的酒」完全可以。河谷是重要的運輸要道,葡萄園也沿著谷地發展,羅馬勢力自一至五世紀在河口濱海的Nantes區開始酒業,之後沿河上溯發展,在中世紀教會的帶領下,酒業已有相當規模,安茹Anjou作為政經中心,葡萄酒少不得成為交易的手段,十六世紀起,羅亞爾河區的葡萄酒,因著水利地利之便,出口量很大,也是巴黎人飲用量最大的葡萄酒。今天的羅亞河產區自河口向內陸概分為四個大區:海洋性氣候的Pay Nantais、粉紅酒王國Anjou Saumur、紅白皆美的Touraine、以及大陸性氣候的白蘇維濃之國Centre Loire。拿上面這些歷史人物打比方:Touraine就像亨利二世,有著先天的優勢與後天的幸運,該區Chinon紅酒與Vouvray白酒要當成羅亞爾河產區的龍頭亦不為過,酒質可以恢宏亦可親切;Anjou Saumur像是愛莉諾,充滿粉紅色少女心泡泡,Coteaux du Layon則像愛莉諾的甜美,此區的孤高明星Savennieres也像是愛莉諾公主的傲嬌脾氣;白蘇維濃之國Centre Loire口感堅實獨特,年輕時香氣明確,酸度堅挺,陳年後則變化出堅果與蜂蜜等複雜香氣,就像是「獅心王」理查;Pay Nantais則像是腓力二世,當地酒質與品質都比較一般,像是幼年被欺負的腓力二世,卻可以因著泡渣陳年工藝sur lie增強結構與變化更多的層次,頗有後來居上的態勢。


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今日的羅亞爾河產區,在波爾多、布根地、香檳等產區的光芒顯得有些黯淡,也許是因為品種太多、也許是因為產區太複雜,但我想最主要的因素應該還是品牌印象不明確,羅亞爾河的生產者也意識到這一點,很積極的進行變革與推廣。綿延四百公里的產區,氣候與土壤變化都非常大,主力葡萄Chenin Blanc無與倫比的變化性與Cabernet Franc的敏感,使得酒風如萬花筒一般,在技術上,有機種植、生物動力法、自然酒等都是本區的拿手好戲,本次在台北首次的羅亞爾河酒展我一共品試八十款左右,沒有辦法安靜慢慢喝實在可惜,羅亞爾河應該要沿河坐船緩緩而下,城堡與樹林山巒掩映,飛禽走獸在野地裡撲躍,幻想自己是國王,是皇后,在清冽的陽光裡慢慢啜飲一杯杯,和景色一樣多變,和風流人物一樣多情的羅亞爾河葡萄酒。羅亞爾河 千古風流葡萄酒@陳上智,法國,葡萄酒,羅亞爾河,自然酒,生物動力法



羅亞爾河產區網站https://www.vinsvaldeloire.fr/
用彩虹一樣的配色為主視覺,就像是這裡多變的葡萄酒一樣

派大的酒淚一滴

派大的酒淚一滴

陳上智Patrick Chen,2003年創辦 la marche 圓頂市集,2005年首辦葡萄酒課程及飲食課程並擔任講師,2009年以飲食專業完成著作「每日食酒誌」,2010年銷售英國 WSET與美國ISG國際葡萄酒認證,2012年通過 WSET 認證講師訓練(葡萄酒、侍酒服務) ,2013年出版「侍酒師幫幫忙」。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