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芭比跑BAR筆   2018-11-07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寬廣的吧檯桌面 稍微拉開bartender與客人之間的距離 給予舒適安心感。)
 
第一次到宮內先生的店是朋友帶去的,Bar Blue Bird位在交通便捷的忠孝復興捷運站附近,從3號出口走到店門口大約3分鐘左右,窗明几淨的大面積玻璃一眼就可以看清小巧的店內,L型的吧台有著12張吧檯椅,是十足的日式酒吧風格。
 
宮內先生來自日本的橫濱,在學校唸的是建築相關科系,畢業後則是加入家中祖傳的事業-擔任木匠,幾年之後覺得自己真心不愛木匠的工作,又因為喜歡與人互動,轉而到居酒屋與酒吧學習餐飲服務與調酒,後因緣際會來到Stray Blue Jazz Club學習與工作約四年,宮內先生因此說Stray Blue Jazz Club的老闆是他的師傅,現在自己店內的menu上的第一頁就放上Stray Blue Jazz Club的資訊,以表示對前東家的感激。
 
想開一間自己的店,但覺得日本酒吧密度過高,且有點無趣,因而想往鄰近國家尋找機會,宮內先生在多方考察,例如:香港、澳門、菲律賓等地之後,最終選擇了台灣,他說第一個主因是因為當年日本311海嘯時,台灣給予日本非常多援助,他很感念在心。其二是台灣對於日本似乎滿有親切感的,對日本人也很友善,讓他更增添來台灣開店的信心。
 
宮內先生又說,當初真的沒想到自己會走入酒吧界,畢竟這跟自己在學校的所學以及家族事業相去甚遠,我問他當初轉行家人沒有反對嗎?宮內先生笑說幸好他上有一位哥哥下有一位弟弟,他是家中的次子,有哥哥和弟弟可以繼承家業,不用擔心!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認真專注又永遠充滿朝氣的宮內先生。)

宮內先生說他期望將日本酒吧的精神一樣的呈現在他的店裡。他說在日本,酒吧一般來說座位數不會太多,通常就是一個吧台,頂多加一至兩個小桌,店內座位數大概就是十幾個座位。而他說讓他覺得很有趣的是,在日本如果是朋友們一起上酒吧,至多三人行,他們不會成群結隊的一起去酒吧,但在台灣,常常熟客打電話來:「宮內先生,我等等帶朋友去店裡喔。」然後一來可能就五、六個人或是更多,所以我們在台灣的日式酒吧常常會看到店規有一條是:無法接待四人以上客人。一來是因為店內座位數真的不多,二來店家也是怕無法好好接待服務客人。
 
宮內先生又說,在日本到酒吧的客人一般就是去放鬆、舒壓居多,所以日式酒吧也不太會有過於時尚、新潮的風格,店內大多也不會放重節奏的音樂,多以爵士樂為主。宮內先生說他的吧檯的設計也是有小巧思的,他所使用的吧檯桌面的寬度比起台灣一般酒吧吧檯要稍寬,因為要將Bartender與客人之間的距離拉的稍開,目的是要讓客人覺得舒適沒有壓迫感,而在他的店內一樣播放輕鬆的爵士樂。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Bar Blue Bird的大門口  窗明几淨的大面積玻璃一眼就可以看清小巧的店內。)

然後我們聊到了日本酒吧有所謂的Table Charge,現在台灣少數幾間日式酒吧也有這樣的收費標準,宮內先生說,原則上在日本,因為有Table Charge,所以店家不會追酒也不會趕客人,就算只點一杯酒而坐整晚也沒關係。聊到這我剛好想到之前在一間酒吧遇到一組睡暈了的客人,到了打烊時間無論如何都叫不醒,店家非常苦惱。
 
我問宮內先生在日本的時候有遇過這樣的狀況嗎?他笑說常常遇到啊,我問他都怎麼處理呢?他笑說就半拖半扶半請的把客人請出門,有幾次收完吧要回家時,打開店門,看到之前被請出門的客人,還睡倒在店門口。他說真的很傷腦筋啊,有幾次就真的怎麼樣都叫不醒,他只好叫救護車!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紅色火龍果 以Vodka為基酒 加入Campari的藥草苦  口感如同果昔。)

走進Bar Blue Bird宮內先生會遞上一本有點份量的酒單,裡面對於各式基酒的經典調酒羅列的非常豐富,雖然秉持著日式酒吧傳統的風格,不過了解台灣大眾的喝調酒習慣,一樣提供各式新鮮水果風味調酒。例如某日我運氣好的遇到店裡有買到我喜歡的紅色火龍果,宮內先生就以Vodka為基酒,加入Campari的藥草苦,以及一點百香果糖漿,搭配火龍果本身打成汁之後像果泥般依然保有果肉的口感,有點像是果昔的感受。然後每次宮內先生都會問客人:「高一點?低一點?」我都會先愣一下,然後才意會到,原來宮內先生是在問要酒感重一點?還是輕一點?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蓮霧配以柚子的果香與輕微的苦澀  再加入一點百香果糖漿做平衡。)

第二杯選擇的也是我喜歡的水果─蓮霧,以Gin為基底,再搭配柚子酒,蓮霧本人走清爽清淡路線,本身的味道並不重沒有太突出的個性,配以柚子的果香與輕微的苦澀,再加入一點百香果糖漿做平衡,一杯消暑又易飲的特調就此完成。最後一杯我選擇不複雜且一般女生一定都會喜歡的Sloe Gin Fizz,黑刺李的酸甜清爽配上氣泡蘇打水的口感,非常適合作為夏夜的ending drink。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Sloe Gin Fizz  非常適合作為夏夜的ending drink。)

Bar Blue Bird雖是日式酒吧,但沒有傳統日式酒吧的嚴肅,宮內先生永遠帶著100%的滿滿元氣與陽光的笑容迎接每位進門的客人,不會日文沒關係,中文夾雜著英文也可以通,真的遇到瓶頸宮內先生還有一本寫滿中文的冊子,把可能會用到的辭彙都記錄下來,直接翻給客人看一樣沒有困難。辛苦了一天下班後走進Bar Blue Bird,感受到宮內先生的朝氣,心裡的陰霾與不愉快就已經先淡了一半了。
 和風洋溢果香・Blue Bird@陳昭儀
(圖說:宮內先生感念台灣對日本311海嘯的援助而來台開設Bar Blue Bird。)
 
【Bar Blue Bird】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40巷13號
芭比跑BAR筆

芭比跑BAR筆

陳昭儀(Barbie Chen),輔仁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畢業。求學時代的夢想是當一名記者,大學畢業後確定自己不想成為記者。雖無從事媒體工作,但有著敏銳的感受力與入微的觀察力,對世界充滿好奇,想要知道一切。多年任職於唱片公司負責古典音樂類,專長是與人聊天,興趣是探索不同的酒吧,夢想是有一天可以把跑Bar當成職業。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