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葛利果聖歌與「正宗」修道院啤酒@賴偉峯

飲酒作樂   2016-02-21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精釀啤酒

修道院啤酒

比利時

教會

葛利果聖歌

本篤會

熙篤會

葛利果聖歌與「正宗」修道院啤酒@賴偉峯,精釀啤酒,修道院啤酒,比利時,教會,葛利果聖歌,本篤會,熙篤會
我常喜歡在音樂講座時,問來參加的樂迷這個「連環套」問題:「孫中山是『國父』,所以在孫中山之前沒有中華民國,對吧!而巴哈是『音樂之父』,所以在巴哈之前人類沒有音樂,對嗎?」

答案當然是「非也!」巴哈之前人類不僅有音樂,而且還樣貌多元、歷史悠久呢。所以,巴哈似乎不能稱為「音樂之父」,而應該更嚴格地稱他為「音樂編輯之父」。

今天文章的音樂主題牽涉到的主角,情況跟先前我們舉的「連環套」例子頗有關聯。首先,我們今天要談的葛利果聖歌(或譯葛雷果聖歌,Gregorian Chant,拉丁原文Cantus Gregorianus),就是遠比巴哈的巴洛克時期(約1650-1750年)早上許多的教會音樂,它大約是西元六世紀末從羅馬教廷發展出來的,時序相當於中國的隋朝,幾乎比「音樂之父」早了一千年。其次
葛利果聖歌與「正宗」修道院啤酒@賴偉峯,精釀啤酒,修道院啤酒,比利時,教會,葛利果聖歌,本篤會,熙篤會
葛利果聖歌的原文源自一位知名的教會人士 「教皇葛雷哥利一世」 (Pope Gregory I),英文翻譯起來就是 「偉大教皇」的意思。

葛雷哥利教皇早年在東羅馬帝國出使時,受到拜占庭的儀式音樂感召,他在擔任教皇後,編寫聖歌集且訓練聖詠團,系統化了教會音樂,同時重新整理基督教的儀式,因此他無論在基督教和西方音樂兩方面的歷史上都十分「偉大」。

但儘管葛利果聖歌有著歷史上的偉大,但它也僅是宗教上音樂遺跡,或是學院派考古的活化石,對於我們當代樂迷來說,有什麼關聯跟意義呢?歷史的意外往往正造就了人類文明璀璨瑰麗的絕佳條件,請容後再稟。

在述說葛利果聖歌跟現代人產生不可思議的關聯性之前,我們先來試圖瞭解一下,為何它在西方音樂發展史上佔有這麼重要的地位?早期音樂缺乏有效的記譜法,導致音樂無法流傳。當基督教成為羅馬的國教後,便不斷摧毀「他教」的音樂,讓早期音樂存活不易,再者也因為黑暗時期戰爭頻仍。

而葛利果聖歌可以說是西方音樂第一套有系統編出來的,單聲部、無伴奏的羅馬天主教宗教音樂。是葛雷哥利教皇下令搜集當時流傳於教會及民間的宗教歌曲,並編成為一本歌曲集,之後還熱心地將這些歌傳播歐陸,使得各地的教會都採納它作為儀式用的歌曲。

結果這個只跟音樂考古派、教會修士有關的葛利果聖歌,在二十多年前1994年席捲全球,成為暢銷音樂。原來1993年11月在西班牙發行了兩張一套希洛聖多明哥本篤會修道院修士(Coro de monjes del Monasterio Benedictino de Santo Domingo de Silos)灌錄的人聲合唱,該年年底西班牙銷售就先突破十萬套。2014 年2月開始以「Canto Gregorian世紀葛利果」全球發行,才短短一個月時間銷售量就急速地突破一百萬套,到了4月開始有連鎖效應,歐陸各國的唱片銷售均站上第一名,同一個月也登上了美國Billboard告示牌古典榜第一名,而且也成為歷史上第三張古典唱片登上了告示牌流行榜的前十名,才短短到5月全球銷售正式突破兩百萬套!
葛利果聖歌與「正宗」修道院啤酒@賴偉峯,精釀啤酒,修道院啤酒,比利時,教會,葛利果聖歌,本篤會,熙篤會
這套「Canto Gregorian世紀葛利果」的銷售成績宛若有如神助,根本就是基督顯靈。而我自己手邊的唱片,就是那個爆紅時期入手的。也就因為1993年底「Canto Gregorian世紀葛利果」的發行,讓這些教會音樂穿越千年時空,用一種極為素雅空靈的表現方式,使得人們能在紛擾塵世中,聽見自己心靈最純淨的聲音,因而化石復活、古董爆紅。

更有意思的是,這張「Canto Gregorian世紀葛利果」今年五月推出了「四十週年復刻紀念版」!四十週年?!是唱片公司計算錯誤嗎?不是1993年才發行,到今年頂多也才22年,怎麼一跳變成了40年?這是如何灌水算出來的?

原來,1993年是「世紀葛利果」唱片發行的年代,它的錄音緣起要推到更早1973年錄音師巴可(Angel Barco)的故事上,當時他們一行人來到西班牙北方小鎮希洛斯之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 de Silos)的本篤會修道院,錄製修士們為聖多明哥逝世900年的儀式歌詠。當時巴可為了避免白天院裡鳥兒於迴廊飛翔撲翅的聲音干擾,所以選在萬籟俱靜的深夜,把修士們真善美且無染的歌喉,唱出流傳千百年的葛利果聖歌的聲音收錄下來。

並且在七年後,原班人馬選在慶祝聖班尼托一千五百年誕辰時,又再次前來此地錄製不同的聖歌。之後,這兩次的錄音雖曾在西班牙本地發行黑膠唱片,並且獲得西班牙文化部頒發國家獎項後,接著似乎就被遺忘了。

這一忘就一直到1994年,Angel唱片公司將巴可這些將近二十年前的錄音,集結為兩張一套的「世紀葛利果」發行,在短短時間內呈現驚人的銷售量,讓「世紀葛利果」從西班牙走向全世界,一個月內銷售突破百萬套,半年內銷售破兩百萬套,最後全球累計銷售達到五百萬套以上,就連台灣也不能免俗地被「葛利果聖歌」攻陷,也讓這中世紀的教堂歌詠,轉變成為現代人的心靈雞湯。
葛利果聖歌與「正宗」修道院啤酒@賴偉峯,精釀啤酒,修道院啤酒,比利時,教會,葛利果聖歌,本篤會,熙篤會
2015年,時隔巴可第一次到修道院錄音已經超過四十年,當年的Angel(EMI)唱片也早已被華納唱片購併,華納便以最先進的錄音技術,找出當年的母帶重新修復發行,並以3CD完整發行當年的所有錄音(1994年的世紀葛利果只是兩張一套),錄音效果更加逼真空靈。


其實,這些教會修士不只會唱歌還會釀酒呢!本篤會(Ordo Sancti Benedicti)是聖本篤創立的天主教的一個隱修會。不過到了1098年,出生於法國香檳省貴族家庭的本篤會修士聖樂伯(Saint Robert),率領著19位志同道合的修士,到法國東部布根地第戎附近熙篤(Citeaux)的一塊沼澤地創建新修院,過更寧靜、更簡樸、更符合當初聖本篤會規精神的生活,他們稱自己為熙篤會( Cistercenses )。天主教熙篤會晚期發展出一個教派Trappist,又稱為Strict Observance也就是「嚴規熙篤會」的意思。

「嚴規熙篤會」的修士們生活嚴肅,重個人清貧,終身吃素,每日凌晨即起身祈禱,平時禁止交談,故俗稱「啞巴會」,而這些修士就是我們說的苦行僧,全球目前有170個嚴規熙篤會的修道院,大約2500名修士、1800名修女,在這其中有極少數修道院有釀造啤酒的傳統,而這些啤酒就被稱為「熙篤會修道院啤酒」。

 

修士釀啤酒當時主要是兩個作用,一個是為了籌措修道院自給自足的運作經費,就跟農夫養雞種菜自己的道理相同。另一個則是當作液體麵包補充體力之用。所以這些釀修道院啤酒對修士來說是「為了生存」。而這些非商業化、使命感強的修道院啤酒就這樣流傳了下來,一代代透過修士們的勞動手工,在修道院的地窖中釀造,不僅風味保有歷史的獨特性,配方也絕無外傳,因此更添加幾分神秘色彩。而這些修道院啤酒,後來就成為啤酒迷為之瘋狂的「神聖之飲」。

 

 (未完,請點下一頁) 

飲酒作樂

飲酒作樂

賴偉峯(Otto Lai,歐頭)The Keeper of the Quaich、《Tasting Whatever網站》執行長、《汽車線上》顧問、《逍遙遊艇風尚誌》編輯顧問、《大寫出版》特聘研究作者、「古典啟示錄」百萬部落客&好家庭聯播網廣播主持人、《鏡週刊》「酒誌」專欄作家、WSET Level3修業中。小學音樂班、大學念純數、當兵玩樂團、就業因為音樂投身傳媒業。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