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冷東醉沽酒@胡毓偉

千杯一醉   2016-04-19 下午 7:00

文章關鍵字

威士忌

中式白酒

大麴

東湧

冷東醉沽酒@胡毓偉,威士忌,中式白酒,大麴,東湧



身上穿了一襲雪,在暗夜無垠的月色下,更顯一身夙冷的白。眼前這少年站在孤嶺的崖邊,看著零零落落,或扶手,或撐腰,更甚者癱落倒地的幾名番邦大漢,想必剛剛定是經過了幾輪大戰,這些碧眼藍絨的外邦人看來是吃盡了苦頭。掄起手上奇異的銅製兵器,番人不畏頹勢泉湧而上似乎不想放棄這場武鬥,但見白衣少年足踏五行迷蹤、劍化陰陽兩儀,身形挪移間,幾個招式起落又是換來一陣陣痛苦的哀嚎。就在大勢底定之際,半人高的芒草叢中忽然躍出潛伏已久的殺著,冷不防的刺向少年背門!還頹坐在尖石旁努力睜開迷濛雙眼的我,忍不住大喊了一聲“小兄弟注意”一轉眼,白衣覆雪幻化成一縷雲龍,閃過這要命的催魂奪魄,再凝神,剛剛的突襲殺手已在地上捲曲成一攤爛泥。

番人四散逃命後,白衣少年並無追殺之意,向我走了過來,這才發現自己竟是全身癱軟,頭暈目眩,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剛剛多謝兄台了,在下冷東,未請教?」

一邊攙扶起我,少年一邊說著。

「大家都叫我老胡,不不不,是胡一刀,對!就是胡一刀(糊塗喝多沒回家、進門馬上就挨刀)」總覺得在這當下應該要有個響亮的渾號,雖然我還搞不清楚究竟這裡是哪裡?

「冷少,請問這是何地,為何有這麼多番邦外族,他們又是何原因要圍殺於你?」

兩人隨即找了間客棧歇息,「我希望能將眼前的江湖看的再清楚些,還望冷少與我分說明白。」

「甬東之島,無風起浪,翻濤捲雪,舟莫能近」冷東淡淡地說著。

「原來是來自武林秘地飄東之舟呀!難怪冷少的劍法如此又疾又冷又透骨冰寒。那這些番人又是怎麼一回事?」

冷東說道:「酒海江湖裡人人都想掙個名號,加上民生所倚,造就了不少富商巨賈,這看似平靜的三萬六千里小小江山,也顯得如此多嬌。江湖本是白派天下,外邦人憑藉著奇異的煉金之術,幻化出琥珀金黃的生命之水.媚惑眾生。加上朝廷港滬大開,在天時地利人和下,對我們逐步進逼。這白黃之亂難以平復。連番爭鬥大開殺伐,江湖一片赤色渲染,為解這一動蕩,雙方約定將於“南風港演武館”進行年度鬥酒。白派大老〝金刀門高老爺子〞以一手“梁皇五十八路渡生訣”掛上頭牌,廣發英雄帖敬邀天下豪傑赴會。」

「梁皇山金刀門高老爺子?」我驚呼出聲:「江湖風傳,老爺子歲數已高,一身功力不復壯年,每年內力往往要消退一成多,此番征戰,真能指望他老人家?」

「所以家父派我前往助拳,誰知途中遇上外邦兇徒,醉眼相逢便是一陣輕狂。倒是胡兄為何會出現此地?瞧你衣著奇特,倒也不像本地人士。」

「啊~在下只記得小飲一杯,再睜眼就是看到你了,腦中一片渾沌記不太清楚了。」

冷少從腰間拿出一壺酒說道:「這便是要送去武鬥的〝麴魂〞」

輕旋開酒蓋倒入杯中,頓感一陣凜冽厚重的空氣凝結,酒未飲,勁自發,好威猛的勢頭!舉杯啜沾兩口,忽爾灼焱直貫,丹火襲來!急忙運起內勁壓下這頭惡獸。這可不簡單呀!

「看似上善若水,聞如孤香自芳,飲若八岐炎龍。此酒乃以密傳大麴做為糖化發酵劑釀成酒醅,再行將蒸餾而得的佳釀。大麴多為磚形,以大麥、小麥和豌豆等為原料,經自然落菌而成,又因麴塊形狀巨大,故稱大麴。輔以東島特殊的天險地貌,入罈陳窖後方可成就。」冷少解釋著〝麴魂〞的由來。

好厲害的傢伙啊,真是不能小覷這清朗無色的神祕東方力量。

「該上路了,不消幾個時辰就是鬥酒之期。」冷少催促著。

冷東醉沽酒@胡毓偉,威士忌,中式白酒,大麴,東湧

我也跟著踏上征途,行不過三里又來到那孤嶺崖邊,真是何處不相逢!剛退散的金髮狂獅似已料到我們的路程,好整以暇等著獵物上門,看來這關不好闖了!


面對人數更多,戰力超乎預期的敵人,冷少不疾不徐運起內息、腰間麴魂竟聚形成劍,凝化為駭世水刃!惡戰一開再難留餘地,只見怒殺四起,鬥得天地昏蕩蕩,日月暗無光。掄起劍花,少年白衣依然燦爛非常,拂醉劍,撩江舟,東南來去一孤帆;舞八方,嘆浮名,天涯無恨任瓢飲。劍氣縱橫,飄逸人無可名狀,倒是我左支右拙,沒幾刻鐘敗象驟現,猶如危卵,為了掩護我,加上越來越多的高手加入,冷少也漸感不支。外邦兇徒合擊並進,天地間充斥番邦的麥芽香氣、柑橘、太妃糖、烏梅、消毒水、胡椒、線香、果乾…,千般風味匯聚成一股琥珀瘴氣,威勢令人忌憚,麴魂的冷冽清香被再三壓制,幾不復聞。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定會造成拖累,萬一壞了鬥酒大事更承擔不起,遲疑間退到崖邊,倏然腳下一滑!整個人騰空下墜往海裡跌,這下可好,一滑什麼問題都解決了。戰局在我眼前漸漸朦朧,白衣身形被刀光劍影、麥芽瘴氣層層籠罩,身形騰挪之間漸無餘裕,眼見大事不妙,但一切卻隨著入海的一剎那如浮沫泡影般消失………

「回房去睡不要趴在桌上!」一聲怒斥喚醒了我,眼前沒有俊逸的冷少,只有兩眼噴火的夫人:「又喝威士忌又喝大麴酒,沒兩杯就東倒西歪...」

看著桌上幾隻威士忌圍繞著當兵學弟送我的東湧大麴酒,龜甲稜線還是那麼剛毅冷冽,沒拴緊的瓶口滲出誘人的醇香,貪杯再小喝了一口;回房睡吧,冷少也許還在奮戰也許還在等著我。不過,真有這個人?真有這支酒嗎?真有白酒能夠大殺四方?真有台灣酒師可以隻手回天?還是睡吧,夢境中若再回到酒海江湖,也許我還能獻上微薄的一臂之力...

千杯一醉

千杯一醉

胡毓偉(胡桃兒,Lawrence),雙魚座、復興美工,曾任紐約家具設計企劃、Power Sleep企劃經理、運時通集團設計經理、三邊會會員、古登費雪飲學計畫共同創辦人。包辦插畫、文案、設計的漂浪自由人。歡愉夾帶著悲傷,順便牽引一抹失魂,我們都交織在這迷離的情感漩渦裡,啜飲的琥珀流金凝結身體的知覺。是封印還是昇華? 搖擺的影子,失焦的神情,踩著不知名的前進,回身遞上手,是最後傳說的「千杯一醉」。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