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Column 名家專欄

孤獨的葡萄酒 @Oceanus

尋找Bacchus   2014-08-12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葡萄酒

孤獨的葡萄酒  @Oceanus,葡萄酒



我並不比這瓦爾登湖更寂寞。

我倒要問問這孤獨的湖有誰陪伴?

然而在它蔚藍的水波上

有著的不是藍色的魔鬼

而是藍色的天使。

上帝是孤獨的

而魔鬼總是成群結幫。

我不比四月的雨或正月的融雪,

或新屋中的第一隻蜘蛛更孤獨。

~梭羅〈湖濱散記〉

如果我在假日午後閱讀這本孤獨的書,試問有哪一支葡萄酒,能與之佐配?

我很喜歡法國布根地的黑皮諾(Pinot Noir),對於入門者而言,這產區的酒充滿

了香氣薄弱、口感稀薄的困惑,但只有老饕才知道,在耐心的醒酒等待之後,不

斷幻化的花香、纖細丹寧以及悠長餘韻,絕對是世上罕見的偉大產區。在多人

的聚會裡,這樣的美酒容易被廉價且濃妝豔抹的紅酒所掩蓋,在公開的盲飲評比

上,少了一些桶香、減了一些酒體,在短時間的比較上,這種酒容易被忽視,她

的好只留給願意孤獨品味的飲者。

我很喜歡澳洲的希哈(Shiraz),但新年份的果味太新鮮而歡樂,桶香絢

麗卻嘈雜,如果選支2000年以前的老酒應該不錯,期望那釀造香氣已經沉澱

下來,原始果實散發的烏梅、李子氣息,從香氣一路延續到口中餘韻。

我很喜歡法國波爾多的紅酒,瑪歌村(Margaux)的紅酒在此時價值非凡,

理由可以借用海明威在〈太陽依舊升起The Sun Also Rises〉的文句:〝It was Chateau

Margaux. It was pleasant to be drinking slowly and to be tasting the wine and to be

drinking alone〞不若波雅克村(Pauillac)以札實的架構、撲

鼻的橡木香氣取勝,瑪歌村的好酒輕柔細緻,若不安靜品味,無法體會她的美好。

我很喜歡法國北隆河的紅酒,這裡正好有一塊法定產區,名為〝隱居地〞(Hermitage)

,這裡的頂級紅酒陳上15個年頭,能夠孕育出如布根地般的花香,卻因低緯度

之利,有著比波爾多還要豐沛的果味。


我很喜歡西班牙的紅酒,不過我會先淘汰那些以〝RP:90〞裝飾的新派酒,

找一家還在使用金線包裝、乖乖在大橡木槽裡醇化,陳年好久好久的里歐哈

(Rioja)舊派酒莊,那種乾癟的無花果、香菇、舊木頭的迷人氣韻,都是

安靜的屬性。



陳新民教授在其舊作〈酒緣匯述〉中特別寫了一篇〈不可獨酌〉,確實,葡萄酒

需要分享,然而在國際風格主義盛行的釀酒今日,風味獨特、遵循風土、

不譁眾取寵的葡萄酒,已開始不被世人接受予傾聽,這些真正偉大的葡萄酒

如同隱士,未見於國際市場,獨居在不知名的荒野之中,留給回歸自然、

真正追求葡萄酒個性的飲者品嘗,你需要花上一整天,細心而安靜的品味,

最終能在孤獨中得到梭羅著作裡難以言喻的感動。



如果是你,會選擇哪一支酒搭配這本書呢?

 

尋找Bacchus

尋找Bacchus

Ocenaus Lin(林冠州),在經歷了有如漫畫<神之雫>的奇遇後,對葡萄酒懷上莫名的熱愛與堅持的一名年輕人,法律碩士論文<論酒類之行政管制>由陳新民大法官指導,現經營結合藝文與葡萄酒平台<尋找Bacchus>。另外經歷包括,酒訊雜誌酒展評審、大潤發酒展評審、法國食品協會酒展評審、英國葡萄酒與烈酒認證WSET儲備講師、三邊會會員,以及陳新民教授<稀世珍釀>、<酒海南針>編輯。

延伸閱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