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名人訪談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

2016-06-16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單一麥芽威士忌

教父

蘇格登

專訪

專訪威士忌教父Charles MacLean
【撰文、攝影:賴偉峯Otto Lai】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CHARLES MACLEAN不僅是全球重要的威士忌作家,更是重量級的意見領袖,以及一位Master Keeper,曾多次訪台,與台灣酒友交流互動。

CHARLES MACLEAN是國際殿堂級的威士忌專家,出版著作十餘本,是蘇格蘭威士忌知名作家,更被泰晤士報譽為全球蘇格蘭威士忌權威。他曾經多次造訪台灣,對於台灣的威士忌市況以及專家們一點都不陌生。

而且每次這一位「威士忌教父」訪台,往往就代表著台灣威士忌界有大事要發生,2006年蘇格登正式在台上市,就是由他站台主持,而這些年來蘇格登在台灣市場的表現有目共睹,甚至連其他各國都派人前來學習,是個相當成功的品牌行銷典範。

這回,CHARLES MACLEAN再度訪台,同樣是為了蘇格登而來!但這回的意義更不同了,除了是蘇格登(DUFFTOWN酒廠)高年份的21、25年的發表之外,如今蘇格登已經站上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銷售的冠軍,這次站台堪稱展現「製酒工藝的最後一哩路,嚐一口蘇格登25年單一麥芽威士忌限量版,就是答案。」

大師訪台,各大媒體當然也都把握這個機會,貼身專訪大師。由藏酒論壇、遠見雜誌、商業周刊、YILAN美食生活玩家等四個媒體,一同對大師進行了聯訪,我們就來閱讀精彩的聯訪內容吧。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專訪之後,大師專程替歐頭進行一對一的品飲。)

Q1:你怎麼看台灣的威士忌市場?


A:我想台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是領先世界,位居世界第一的。當然像德國等國家,威士忌市場也是成熟的,不過台灣市場展現了它的好品味,對於高單價產品、稀有性的產品,有著非常高度的關心,這點相當獨特也不易。

所以,尤其當高端產品出現時,像這次的蘇格登21年、25年限量版,對台灣市場來說,肯定會吸引許多老饕,大家競購的狀況下,不少人恐怕不易取得。

 
Q2:你將帶領蘇格登25年在台的發表上市,你怎麼看這款酒,有何特殊之處?

A:說實話,這款酒我兩天前才喝到,覺得它是有趣且朝向正確方向發展的高年份威士忌。

我們都知道對威士忌來說熟成很重要,層次的產生的確需要時間。不過,我們同時也知道,老威士忌往往也不一定比年輕威士忌表現好!

所以,威士忌的重點在,喝進嘴裡,除了酒體的形體感要豐富足夠,口感上還必須兼顧平衡,但卻朝向正確的方向,這才是品牌風格的發展重點,就像這款蘇格登25年限量版一樣,它木桶風味以及酒廠特性都很鮮明,口感走得平衡、優雅、充滿動態,陳年而不老氣。


Q3:蘇格登是個有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因為有三個酒廠(GLEN ORD、DUFFTOWN、GLENDULLAN)都生產蘇格登,所以它還是可以叫「單一麥芽威士忌」嗎?

A:所謂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就是指單由一個酒廠生產裝瓶出來的麥芽威士忌,而蘇格登則是由三個酒廠各自生產裝瓶,成單一品牌蘇格登的單一麥芽威士忌,所以它當然是單一麥芽威士忌。當然,我們也可以稱蘇格登為一個「UMBRELLA BRAND」。

而且這三個酒廠的風味DNA相同,先前各自生產負責供給歐洲(DUFFTOWN)、亞洲(GLEN ORD)、美洲(GLENDULLAN),喜歡其中一個酒廠的人,就會喜歡其他。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大師手握蘇格登酒杯,遠眺著台北市大安區的豪宅。)

Q4:你認為台灣或亞洲有任何的威士忌寫手,有機會像妳一樣成為MASTER OF KEEPER嗎?

A:我想以台灣目前有三十位KEEPER的情況,原本就應該有至少超過一位的MASTER,我是在1992年成為KEEPER,然後2009年成為MASTER KEEPER的。

其實,在我心目中台灣至少就有兩、三位KEEPER有資格晉升為MASTER KEEPER,不過,我就不在這裡說是誰了。


Q5:蘇格登在全球市場相當成功,尤其是台灣,你有參與行銷策略的擬定嗎?你認為蘇格登成功的關鍵何在?

A:2006年蘇格登在台上市就是我第一回來站台,我主要的任務是協助公關宣傳。我們必須先瞭解,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消費者,他們的消費自主性高,並不一定盲從。加上現在全球對蘇格蘭威士忌的需求強勁,單一麥芽威士忌已經有點供不應求。

所以我們必須思考,任何市場有錢去消費奢華品牌的,他們有沒有高端威士忌產品可買?加上很多國家並不能打酒品的廣告,因此酒款的口味會主導(左右)市場,所以產品味道一定要對。加上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消費者會有自己決定權,如果你的產品口味不如當年好,就算曾經第一,也可能因為時間而衰退,因此蘇格登對於產品品質維持水平一致這件事,相當在乎。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與Charles MacLean聊威士忌,就像如沐春風般,收穫源源不絕。)

Q4:你怎麼開始進入這個產業的,你最喜歡的部分是?

A:酒這個產業的確是個快樂,也重視分享的產業。我學法律但知道自己不是好律師的料,之後做一些文學授權。之後經過了SENSUAL EVALUATION(感官評估),發現在自己在嗅覺、味覺上的反應比一般人敏感,才開始踏進這行。八十年我代替很多威士忌品牌進行策略規劃,例如1981年的BELL威士忌,之後我1992年寫第一本書,目前已經寫了十五本書,也做很多威士忌的歷史研究。


Q5:長期與蘇格登一起工作,從蘇格登首度在台發表,播放你替他們拍攝的電視廣告,以及這次25年上市你重新回來,你的心得是?

A:我的工作必須客觀,所以品牌或客戶不能要求我,說出:「蘇格登是我最愛的威士忌」這種話,這是我要求的條件。因為威士忌是不是最好的,是由你決定,而不是由我。我頂多是個公正、超然、經驗豐富的引薦人。


Q6:你怎麼享用你的威士忌?你喜歡什麼風格的威士忌?

A:大家都知道我最愛JOHNNIE WALKER BLACK,我喜歡它調和多元味道,無可比擬,但這是我自己喜歡,畢竟每個人對威士忌的口味不同。

至於我的工作也必須喝很多單一麥芽威士忌,我自己比較喜歡純飲或加點水。


Q7:印度威士忌會成為威士忌的新標竿嗎?

A:印度假酒很多是問題,而且印度威士忌有70%-95%是以酒渣蒸餾的威士忌,也引發印度威士忌可以叫作威士忌的爭議。而且他們的稅高,每區每週都不同,不能喝的州其實喝得更兇,市場混亂、高品質產品較少。

相較來說,亞洲市場日本、台灣市場是比較成熟的。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當天的品飲喝蘇格登18、21、25年三款。)

Q8:我想知道蘇格登口味成功的關鍵?


A:口味並不是品味,我想你指的口味應該包含嗅覺、口感、結構展現的整體感,專業一點講應該是SENSUAL EVALUATION。

蘇格登一直是傑出的威士忌,同時GLEN ORD更兼顧亞洲口味,品牌一直強調風味的平衡感,不論是歐洲紅橡木或者是美國白橡木桶,兩者都賦予酒體均衡、柔順、豐富的風味,你一喝就能理解。


Q9:蘇格登25年有較高比例的波本,與過去雪莉為主的不同,有何驚喜?

A:你是對的,21年的蘇格登偏雪莉,但25年的則是偏波本,至於口感上的驚喜,你可以參閱我的品酒筆記TASTING NOTE。


Q10:你在威士忌產業三十年了,你如何形容你跟威士忌的關係?

A:威士忌是個夥伴,是個要被尊重、學習的夥伴,它會回饋給你許多事情,就像你會了解到威士忌許多全球資訊的事,像是奈及利亞因為有錢了,逐漸成為重要市場;或是亞洲的威士忌品飲者的年齡層下降等等訊息。

我愛干邑但是比起蘇格蘭威士忌它相對簡單,美國威士忌也相對簡單,日本威士忌跟蘇格蘭類似,算是較複雜、較多感官。


Q11:這幾年亞洲威士忌大爆發,日本、印度、台灣都有不少產品問世,你怎麼看這件事?

A:我認為台灣、日本威士忌的成功,並不在得獎或是拍賣得高價,而是不再模仿了,他們懂得製造自己的產品成為當地市場需要的,開始思考自己要成為怎麼樣的威士忌,也因此生產出了許多好喝的產品。

畢竟世界各國的氣候各異,風土不同、製程不同、天使分享的比例不同,造就不同的威士忌風味,就像愛爾蘭有不少傳統的PURE POT蒸餾,一切都是自我的風格。
訪威界教父Charles MacLean,單一麥芽威士忌,教父,蘇格登,專訪
(圖說:威士忌教父Charles MacLean(中),以及帝亞吉歐資深品牌大使黃毓禮(左),三位Keeper相見歡。)

與君一席話,真的勝讀十年書,甚至勝喝十年的威士忌。「威士忌教父」CHARLES MACLEAN廣邈的視野、深邃的思考以及豐富的閱歷,聽他說威士忌相關事務就像說書一樣,真的是當代威士忌愛好者的心靈導師。

這也難怪蘇格登單一麥芽威士忌能在台灣市場如此成功,因為他們總能以超然且突破傳統威士忌的思維,選擇採取了創新的行銷策略,不拘泥於威士忌的小圈圈,而是回歸到更原始自然的人性,以及多元的感官體驗,透過多次的跨界與美食、藝術,來跟各產業菁英合作,不僅開拓了蘇格登這個威士忌品牌的視野,也打開了每一位熱愛蘇格登朋友的心胸,正如我們沐浴在「威士忌教父」CHARLES MACLEAN的對話與帶品飲之中。(全文完)

延伸閱讀

留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