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名人訪談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

2017-10-26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安地斯之箭

阿根廷

紅酒

馬爾貝

專訪【安地斯之箭Flechas de los Andes】首席釀酒師Pablo Richardi【撰文、攝影:賴偉峯Otto Lai】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
Q1,你覺得阿根廷酒,最令你們阿根廷人感到驕傲的地方是?答:阿根廷人是頗為驕傲的人種,某種分面很自大、自我。不過在葡萄酒上,我之所以驕傲是因為馬爾貝Malbec這個品種,畢竟這個紅葡萄品種,雖然不是阿根廷原生種,但它也不是在每個地區都種得好,而是在阿根廷發光發熱,而有世界知名度的。所以馬爾貝紅酒、探戈、馬球、牛肉、足球等等,都成為了阿根聽的國家象徵,是阿根廷人的驕傲。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Q2,酒莊在釀造頂級的Grand Corte,最困難之處在?答:最困難之處在陳年!也就是桶陳在木桶時。因為我們在陳年時,會把不同桶的酒拿來進行小批次的調和,這時候如果做錯了就不能回頭。通常在我們桶陳的二年中,我大大約每三個月進行一次混調。(Grand Corte並非百分之百馬爾貝,而比較波爾多酒,混調多種葡萄。)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葡萄採收榨汁發酵有不同批次,桶子也有不同批次,風格也有差異,有的個性強、有的則比較平衡,而我們就必須針對每批特性,持續調整處理。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Q3,我記得今年三月,我造訪阿根廷「安地斯之箭」也就是你們酒莊時,你提到每年頂級的Grand Corte,並沒有品質高低之別,而只有個性的不同。那你覺得今年2017年的頂級Grand Corte,將來表現如何?答:2017年在阿根廷是很好的年份在,也可以說是我個人自1998年開始釀酒以來,最好的一個年份,量少質精,而且天氣不太冷、也不太熱,所以令人很期待五年後它問世的表現(必須陳放五年)。(我也開玩笑說,那是我今年造訪酒莊帶來好運摟!)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 Q4,這些年來,「安地斯之箭」酒莊酒質的表現越來越好,你覺得它的表現何時會達到巔峰。答:「安地斯之箭」於1999年開始種葡萄,2003年開始建構酒莊,2004年第一年採收,就時間來算葡萄藤也已經達到十八年了,整個製作團隊也十分了解、熟悉地塊、葡萄成長、氣候、陳年與混調,所以我認為這個階段,「安地斯之箭」酒莊的表現已經達到頂峰了。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 Q5,你認為羅斯柴家族對酒莊有哪些層面的影響。除了金錢、投資層面以外?答:羅斯柴家族對酒莊的發展當然是重要且正面,除了這個家族一直與頂級酒莊有所關聯之外,其中很重要的是給了酒莊很多時間。例如,我們可以放夠久的時間在酒桶酒窖中,我們也可以在瓶中陳年夠久,所以上市時就可以馬上開瓶喝,不用等。這沒有足夠的財務能力與信任,很難達成。另外,家族也給了我很大的表現UCO山谷風土的能力,任何過程中的困難決定都是我自己來,他們不會插手。通常我一年去一次巴黎跟他們開會,而家族的人,像是拉索家族(合資創立酒莊的另一個法國家族,以製造幻象戰機聞名。)的人大約一年會來個三次,其實家族的人也不用常來,我會寄Sample給他們,他們在巴黎就可以喝到「安地斯之箭」。 專訪安地斯之箭釀酒師Pablo,安地斯之箭,阿根廷,紅酒,馬爾貝Q6,2017/2018你個人有什麼新計畫?答:(你是問我個人?還是酒莊?再次確認問題。)因為我們是個經典、精緻的酒莊,不會每年推出新品項,因此沒有太多變化,舉例來說就像是F1賽車,每次比賽都只有小調整而沒有大改變,因為大的框架與方向都設定好了。不過,我還是要提一下,在酒莊發展的過程中,第一階段必須獲得好葡萄,這個階段我們現在當然達成了。第二階段則是確認且調整釀酒過程的細節,這個階段也已經過了,酒廠人員都如今十分熟練。第三階段則是陳年,我們還在嘗試一些「新的方法」,不過雖然說是新的方法,其實只是因為我們酒莊沒有用過,在葡萄酒陳年的歷史中,其實反而是傳統的方法。例如,未來我們會嘗試以2500升的大橡木桶來陳年三年,降低桶味、更彰顯葡萄的風味,看看效果。另外,也會嘗試利用水泥槽來發酵。總之,我們在門多薩的釀酒圈是先鋒,所以會在穩定中持續找尋細節的提升,持續進步釀出最棒的阿根廷酒。     

延伸閱讀

留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