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深度報導

Moët釀酒師: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2014-10-30 下午 3:00

文章關鍵字

香檳

【撰文、攝影:蘇重Heavy Su】
Moët釀酒師: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香檳


「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 與Moët & Chandon釀酒師 Elise Losfelt品飲香檳 

秋日下午,一個面積不大,但布置得花團錦簇的會議室,跟幾位葡萄酒專家達人以及媒體好友,一起參加了酩悅軒尼詩舉辦的香檳品飲會。 

這天的主角,是Moët & Chandon的釀酒師,也是釀酒部門的發言人 Elise Losfelt,這位舉止優雅,言談卻自然率真到讓人有些驚訝的女子,在現場品飲的過程中,Elise帶著些許法國腔的英文,透過台灣酩悅品牌大使Alvin的翻譯,表現出一個釀酒師的自信專業魅力,以及一個愛酒人的真性情。Moët釀酒師: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香檳
Elise出身葡萄酒世家,媽媽跟祖母都是釀酒師,家族一直以女性釀酒師聞名,她是家族中第六代的女性釀酒師,很小的時候就在酒莊裡學到釀酒的知識與技術,據說Elise從3歲就開始認定長大以後要作釀酒師。出身名門,但Elise同時也有顯赫的學經歷,她是法國名校Agro Paris Tech的畢業生,主修經濟與生命科學,然後在Montpellier的Supagro拿到「葡萄栽培與釀酒技術」的碩士學位。在加入Moët & Chandon之前,Elise在澳洲Yarra Valley的 Dominique Portet酒莊,法國Saint Julien的Chateau Beychevelle以及西班牙Mojorca的Bodega Mortix酒莊,分別學習到各有特色的釀酒風格。

品飲剛開始的時候,Elise花了一點時間,為大家講述Moët & Chandon的歷史與品牌故事,提到了他們身為歷史名廠的深厚底蘊:長達28公里的地下酒窖裡,擺著難以數計的美酒,古老的珍藏,可以回溯到1869年;Moët在香檳區兩百多年經營,掌握的供應網路觸及當地75%的葡萄園等等。但同時Elise也提到,香檳區是個氣候非常不穩定的區域,直接造成這個區域的葡萄品質起起伏伏,年年不同。

Moët釀酒師: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香檳
首支品飲的是酩悅香檳 Moët Impérial Brut這隻酩悅香檳酒廠的代表作品,也就是一般所熟知的酩悅無年香檳,象徵著酩悅引以為傲的調和藝術,Elise提到釀造時要用到800種葡萄,按品種、村莊地區、葡萄園、品質分類之後榨汁發酵,然後釀酒師試過數百種基酒之後再挑選調配,聽起來就非常複雜的同時,不要忘了她剛剛才說的,香檳區天候往往年年不同,今年的葡萄,感覺可能跟去年完全不一樣,但是釀酒師們還是要維持這一款香檳的品質口感,要讓它年年保持穩定一致。

Moët Impérial Brut,Brut一字就標示了它是一支不甜的香檳,洋溢著明亮清新的果香,三個不同品種的葡萄:黑皮諾、皮諾蔓尼紅葡萄、夏多內白葡萄,帶來了複雜多層次的水果風味,說著說著,Elise談到了餐酒搭配,她覺得要避開甜點,甜點會跟香檳口味衝突,此外扇貝、干貝、起司都非常搭,亞洲食材的話,壽司、生魚片、港式點心應該都不錯,台灣的話,小籠湯包應該很合,但是她還沒吃過,所以不敢講。

這時,Elise幾乎帶著一點點歉意地說:用法國的食物,在台灣講餐酒搭配是不對的,身為一個釀酒師,她當然可以像傳統的品酒會一樣,一口一口帶領品飲,跟來賓們描述有什麼什麼香氣跟口味,但這實在沒意義,大家自己感受到的才是真的,再說,法國到台灣,這邊有哪些水果她並不熟悉,本地水果的味道跟歐洲的味道也不相同,然後,真的,我絕對沒有亂講,這位法國美女釀酒師,她,她說了一句中文,也許沒有多麼地字正腔圓,但絕對是中文:「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是的,感官的東西,本來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至於品味這玩意,早在漢朝末年,曹丕就說過:「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香檳入口,暢快滿意與否,香氣感人深淺,都是一個人自己的事,「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接著我們品飲了酩悅粉紅香檳 Rosé Impérial,跟Moët Impérial Brut一樣是無年分香檳,也一樣注意品質的穩定一致,但是擁有更加活潑艷麗的口感,香氣上偏向漿果味,Elise說酩悅粉紅香檳跟紅肉非常搭,如果是牛排,你只要簡單煎個兩下,搭上胡椒跟鹽,搭上酩悅粉紅香檳就是極品美味。BBQ的時候大家常喝啤酒,把啤酒換成粉紅香檳,香氣口感與搭配的契合更上數層樓,而且,Elise笑說:「妹會比較多。(她的原文是:There will be more girls in the BBQ.感謝Alvin現場口譯。)」

Moët釀酒師: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香檳

接著是兩款年分香檳,酩悅香檳Grand vintage 2006跟Grand Vintage 2004 Rosé,1842年第一次釀造年份香檳以來,2006年是Moët第71次推出年份香檳,也就是三兩年才有一次,Elise說,這一年的葡萄酒有獨特性跟個性,才會拿來釀製年份香檳。

「也就是說,2004跟2006都是好年份?」台下有人發問。

Elise回答:「好年份其實很看個人感受,也看個別酒莊區域表現,首先,波爾多的好年份不見得是香檳區的好年,比如說1996號稱香檳區好年,但是也有糟糕的酒,而以我來講,真讓我點酒,我可能會喝1995的香檳,1995也很好。」

Q&A的時候,我問了Elise:「你是家族釀酒師的第六代傳承,媽媽跟祖母都是釀酒師,這樣有什麼優點缺點?會不會很有壓力?」

Elise:「我從小就熟悉葡萄酒跟釀酒,這當然有好處,就是我對葡萄酒的熱情,是受到家人的啟發跟鼓勵支持的,壞處當然也有,就是你所說的壓力,媽媽跟祖母都是神奇的優秀女性,我會被拿出來跟她們比較,我自己也會想在她們面前,把這個事情做好。家人之間意見不同當然也有,反正都還是可以溝通。」

講到這個,Elise幾乎笑了出來:「剛剛喝Moët Impérial Brut,我說不建議跟甜點一起吃,因為我覺得甜點會遮蓋香檳的味道,只剩下二氧化碳的氣泡感,但是我媽老是拿香檳配蛋糕甜點,她會說,我才不管你講什麼,香檳我也懂,我就是要這樣喝!」

真的!「我的水果不是你的水果!」 



酩悅軒尼詩葡萄酒臉書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HT.WINE

延伸閱讀

留言

Info 相關資訊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