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名人訪談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

2014-12-31 下午 6:00

文章關鍵字

威士忌

艾雷島

蘇重

【撰文、攝影:蘇重Heavy Su】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威士忌,艾雷島,書,蘇重


嗆味酒人朝聖之旅
多年來記錄刻劃了流行音樂生態的唱片線記者梁岱琦,跟她的攝影家夫婿謝三泰,兩個都是愛酒之人,他們倆在一場艾雷島酒廠之旅歸來之後,以文字和相機寫下了專屬於他們夫婦的艾雷印象,一個文字旅者,一個酒徒攝影,能帶給我們什麼樣與眾不同的威士忌書寫?(頁首圖片:新書分享講座,左:梁岱琦,右:謝三泰)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威士忌,艾雷島,書,蘇重
右:梁岱琦,左:蘇重(攝影:謝三泰) 

梁岱琦跟謝三泰都是老朋友了,約好了談他們的新書”到艾雷島喝威士忌”,一見面,這兩口子反而問起了我的近況跟新工作,也聊了一下TW網到底是在幹嘛,碰上媒體人,被反訪問也是很正常的,順勢問梁岱琦:以前跟謝三泰就一起喝過酒,反而是沒聽你聊到酒,你怎麼會突然跳進來玩威士忌書寫?這個新的領域對你有什麼特別?

梁岱琦提到:「其實我稱不上什麼專家,就是愛喝一點酒。這幾年,旅遊跟酒是我跟三泰最喜愛的休閒嗜好,甚至可以說,旅遊的途中,酒往往是真正的重點。什麼樣的地方,釀出什麼樣的酒?是怎麼樣的滋味,這些都非常吸引我。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的念頭。而真的出了這本書以後,許多酒友會加我臉書,寫郵件來跟我討論,突然發現愛酒的人居然這麼多!」

以一位女性作者,跳進來寫威士忌,特別是艾雷島這樣以強勁風格出名的威士忌,艾雷島威士忌,帶有泥煤氣味的兇猛風格,常常讓剛開始接觸威士忌的人大為訝異,形容為海風、甚至是碘酒、消毒水的味道。梁岱琦表示:「我希望讓讀者閱讀上有樂趣,畢竟喝威士忌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情,每個人喝到是什麼感覺,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我第一次喝到的艾雷威士忌是波摩Bowmore,當時嚇了一大跳,覺得這味道像是征露丸、消毒藥水似的,很怪異,但是喝著喝著,開始覺得很迷人,但這只是我個人的經驗,其他人的感受可能完全不一樣。所以出版社本來跟我說好,每個酒廠推薦3支酒,我後來還是把推薦單元整個拿掉。」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威士忌,艾雷島,書,蘇重

為什麼呢?

梁岱琦說:「我真的稱不上專業的威士忌鑑賞者,寫這本書,我真正希望的是大家能夠用一個更自由自在的方式來喝酒,跟”梁岱琦覺得雅柏酒廠、布萊迪酒廠…..什麼酒款最好喝?”這件事比起來,我覺得這些酒廠、這些酒背後的故事更重要,酒廠在哪裡?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是誰在製作酒?他是什麼樣的人?這些才是真正有意思的。」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威士忌,艾雷島,書,蘇重
謝三泰攝影作品,民報”走拍台灣”系列等(翻攝自謝三泰臉書)

梁岱琦:去艾雷島之前就有出書念頭,威士忌,艾雷島,書,蘇重
書中的艾雷花朵照片(翻攝自“到艾雷島喝威士忌”-商周出版社)

三泰,你拍的花好漂亮!

攝影家謝三泰,出名的愛喝酒,也是為勞動者、台灣本土關懷發聲的影像鬥士,這次陪老婆到艾雷島旅行,同時兼任攝影,在出書之後,老是一派硬漢形象的謝三泰遭到不少老友的調侃:「唉唷,三泰,你拍的花好漂亮!」

被我當面調戲的謝三泰顯得有點無奈:「其實我就是拿一顆35-105的鏡頭,很簡單的拍,看到什麼拍什麼,沒有什麼設計、規劃之類的。很自由的。」

謝三泰也提起:「我們兩個當中,是我先喝到艾雷島的威士忌,我是澎湖人,當初一接觸就覺得艾雷威士忌很親切,一樣有個海洋的味道。這次到了艾雷,那種親切感更強烈了,艾雷跟澎湖都是偏僻人少的島嶼,但是老天會給我們出路,澎湖是海產,艾雷就是威士忌。」

梁岱琦也同時提起:「我在書裏面有提到,就是在這樣荒涼、缺少資源的島嶼上,艾雷人還是這麼勤奮工作,熱情好客,做出這麼棒的威士忌,真的是讓人有種非常溫暖的感動!蘇重,你去過艾雷島沒有?每一個愛威士忌的人,都應該找個機會去看看!」

我當然會去的,畢竟,艾雷島的花,那麼漂亮!



《到艾雷島喝威士忌》網路訊息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5105
http://www.m.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4775074

延伸閱讀

留言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