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Topics 名人訪談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

2015-11-24 下午 1:00

文章關鍵字

約翰米爾羅

貝瑞

BBR

豪邁

【採訪、撰文:蘇重Heavy Su】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約翰米爾羅,貝瑞,BBR,豪邁
(Doug McIvor是Berry Bros & Rudd公司(簡稱BBR)的烈酒部門負責人,前一陣子他到台灣來,剛好有機會做了一個簡短的訪問。Berry Bros. & Rudd是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酒商,除了銷售自家品牌在內的酒類外,公司還提供貯藏葡萄酒、品酒等其他相關服務。公司有多位葡萄酒大師。BBR是英國最古老的酒商之一,1698年就在倫敦聖詹姆斯街3號開設商店,直到今天總部仍在原址經營,BBR於日本、香港和新加坡也有據點。1903年愛德華七世授予其皇家認證,1995年再次得到伊莉莎白二世的皇家認證,許多英國皇家成員都是其客戶。)

Q1:能不能跟大家談談你的工作生涯?你入行多久了?

A:我三十年前開始進入酒業工作,一開始接觸葡萄酒比較多,但是沒多久,到我26歲的時候,我去倫敦西區一家公司應徵,以為是去做葡萄酒銷售的工作,但是上班後,我發現公司裡一半的貨是蘇格蘭威士忌,身為蘇格蘭人,我覺得簡直是如魚得水。當時工作的地方是倫敦的威士忌名店,一起工作的還包括約翰與華勒斯米爾羅兄弟(John & Wallace Milroy),他們都是威士忌專家,我很喜歡這個工作,在公司一待就是十年,後來升上了總經理的位置,店裡本來是一半威士忌一半葡萄酒,到我離開之前,已經變成百分之百的威士忌專賣店。我很愛這產業裡碰到的人,也很愛這些年喝到的優質威士忌,離職之後,我做了兩年顧問諮詢類的工作,在2001年加入了Berry Brothers & Rudd。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約翰米爾羅,貝瑞,BBR,豪邁
(左:米爾羅兄弟,右:華勒斯米爾羅的經典著作《Malt Whisky Almanac》 )

Q2:你職業生涯的這二、三十年,市場的變化如何?

A:變化非常劇烈!我們看到威士忌的行銷方式完全不一樣了,也看到近年來有很多新酒廠成立,包括全世界各地都出現了新蒸餾廠,這是很令人振奮的,但是同時對傳統蘇格蘭威士忌產業也是一大挑戰,因為我們有很多嚴格的規定,其他國家的威士忌可能就不會這麼綁手綁腳。再說,各地天氣不同,很多溫暖的地方,威士忌熟成更快速,好比台灣就是如此。

不過另一個重大的影響,是在教育部分,品牌大使、達人講師四處奔波巡迴,去介紹威士忌的產地、原料、品質、故事,不但推廣了威士忌,也吸引了很多人到蘇格蘭觀光,這對蘇格蘭經濟很有幫助。四十年前,除了在蘇格蘭本地之外,蘇格蘭威士忌幾乎是毫無知名度,約翰跟華勒斯,我剛剛提過的米爾羅兄弟,他們對蘇格蘭威士忌出口到全世界,有很大的貢獻,他們會跟酒廠說,賣你們的調和威士忌可以,但是要給我厲害的單一麥芽威士忌,不然調和的生意就別做了!這兩兄弟開拓了蘇格蘭威士忌的海外新市場,將單一麥芽威士忌推向全球,這其實才是真正的革命性演進。

Q3:這個劇烈的全球威士忌市場變化,你怎麼看?

A:這一樣有很多人、許多公司的努力跟運作,以前,蒸餾廠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就是拿來做調和的原料,後來大家慢慢發現,消費者對單一麥芽有興趣,酒廠也就從善如流,在單一麥芽上面下功夫,現在經常舉辦各種大型酒展,走到全世界各地也都有威士忌專賣店,加上現在大批的新蒸餾廠陸續出現,很多小國家,比如像是愛爾蘭,最近愛爾蘭政府就核發了23張新酒廠執照,這種種現象,都說明了全世界消費者對威士忌的喜愛。這麼多新玩家進入市場,以後當然會造成劇烈的競爭,有人高飛,有人滅頂,這都是可以預料到。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約翰米爾羅,貝瑞,BBR,豪邁
(左:豪邁總經理廖家興Richard,右:Doug McIvor)

Q4:講到蒸餾廠眾多,我想請教一下,BBR的上游原酒供應,範圍有多大?

A:我們隨時保持五、六十桶的庫存,可以為客戶量身訂做,比如說台灣豪邁的Richard,試過樣品之後,喜歡我為他挑選的某一桶酒,我可以為他裝瓶,製作台灣獨賣的版本。其實要跟緊市場需求,保持足夠的庫存其實很困難,我的工作有趣的地方是,我去挑桶挑酒,把樣品寄給我的經銷夥伴,像是台北的豪邁來嘗試,豪邁可能再找人評估,或跟下游的客戶分享嘗試,就是這樣一層一層地品質檢驗,可以保障最終端的消費者,能夠買到高品質的威士忌。

Q5:那你有一個工作團隊嗎?

A:在公司有人會幫我,但都是在運輸、銷售、行政等等其他的部分,自從我到BBR上班之後,選酒、選桶、控制品質就都是由我一個人做的,呵呵,如果你不喜歡我們的酒,恐怕一切都只能怪我。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約翰米爾羅,貝瑞,BBR,豪邁
(圖說:聞香中的Doug McIvor,與一整排BBR品牌的多款烈酒)

Q6:那我這一題幾乎可以跳過了!我想問的是,有沒有一個BBR的專屬風格?如果有的話,那是怎麼樣的?

A:我其實隨時都很樂意來搞個前衛實驗。不過,我一直聽客人說,一直有全世界各地市場的消費者跟我們說:Berry Brothers有個獨特的風格,很內斂,各方面都不至於太極端,然後總有很好的層次跟酒體。

所以總體來說,就是平衡、複雜的層次,好的酒體跟質感,當然,我也很重視口感。(Q:但是你說你也很樂意做點實驗!)因為我們一直能夠穩定地拿到很好的原酒,所以我們沒有玩太多過桶,這就像是一個真正美麗的女人其實不需要化妝,一樣的道理。

Q7:你覺得你事業的巔峰成就是什麼?

A:成就一定都是從市場上取得的,比如說,你把一桶酒裝瓶,過了三、四年,可能你都沒印象了,因為這些威士忌就有點像是我的小孩,他們成熟了,離家出門了,喝到稀哩嘩啦(編者按:這邊很難翻譯,Doug耍了個梗,用了很有意思的英文雙關語,在”有點像是我的小孩”之後,他說的是:They matured, they leave home and they get drunk.)可能在某個外國的酒展,或是一些品酒會,看到自己裝瓶的酒,再看到喝的人很滿意,這讓我非常開心。

Q8:總有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吧?!

A:印象深刻嗎?這次來之前Jim Murray打電話給我,問我說,為了新版威士忌聖經需要,該提供給他試喝的樣品,怎麼沒有收到?我說我已經跟同事交代了,那就應該是同事沒寄,這件事我印象太深刻了!(蘇重:BBR早已經好到不需要被人打分數,即使是威士忌聖經的Jim Murray!)你這樣說就太虛偽了。

Q9:這是你第一次來台灣?有試試看台灣的威士忌嗎?

A:這是我第一次來台灣,之前去過五次日本,一直沒有機會來台灣,這次算是夢想成真。我喝到一些噶瑪蘭,很好的品質,可能是因為你們氣候溫暖,他的熟成速度就非常快,噶瑪蘭是個年輕的公司,得到很多大獎,即使在倫敦也有不少人喜歡。

Q10:你怎麼看待台灣市場?BBR對台灣有什麼未來計畫?

A:我們跟台灣的夥伴豪邁相處很愉快,我當初是請麥芽狂人的Kingfisher介紹一位能夠了解BBR哲學的合作者,Kingfisher推薦了豪邁,五年合作下來很成功。我們總是希望跟最好的工作夥伴一起,我的工作是挑好酒,其他人的責任是把生意做好,各盡其責,就可以快樂地合作下去。

Q11:你怎麼看未來五年、十年的全球威士忌市場?你能預見2020年代的全球威士忌產業景況嗎?

A:我不知道耶,蘇重,你怎麼看?呵呵,我相信有一些市場跟地區會有大幅成長,但是這很依賴經濟榮景,但是景氣、股票市場這些,很想溜溜球,總是上上下下的,現在酒市生意好,許多人都在擴張,獨立裝瓶廠包桶買酒越來越難,這時候,我們小酒商也只能等,也許市場壞消息一出現,我們反而可以逆境求勝。我覺得未來,很多新酒廠的成立會造成巨大的競爭,大酒商還是能夠繼續呼風喚雨。我也希望有個水晶球,能夠未卜先知,但是這不可能,我也只能做好我自己的工作。


BBR烈酒舵手Doug McIvor專訪,約翰米爾羅,貝瑞,BBR,豪邁
(左:Beavertown酒廠的Logan Plant,右:齊柏林飛船主唱Robert Plant)

(後記:訪完閒聊,Doug聽說我在廣播電台主持節目,就問我英國流行樂團歌手喜歡哪些人,之後說起對當年他年輕時候對搖滾樂手有如滔滔江水般的喜愛:滾石、披頭四、平克佛洛伊、齊柏林飛船等等,他跟我炫耀身為一個倫敦人的福利,這些天團他大概都聽過現場,一派搖滾青年的得意模樣。

說到這裡,他很神祕地講到,有次酒展,遇到一個非常面熟,但是實在完全沒有印象的年輕人,是精釀啤酒廠《水獺城Beavertown Brewery》的老闆,搞半天,年輕人跟Doug說,你應該是看到我想起我父親了,我爸爸是Robert Plant。(搖滾樂團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的主唱)

Doug 看看我:怎麼樣,在你的廣播節目裡介紹一下這個酒廠,聽點齊柏林喝點啤酒吧!
我只能兩手一攤:這酒廠我完全沒聽過,台灣也不知道有沒有人進口,你老大從倫敦來也不知道要帶點sample!)


延伸閱讀

留言

Info 相關資訊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