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Drinker 歐洲區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2016-08-13 上午 12:00

文章關鍵字

格蘭利威

蘇格蘭

威士忌

單一麥芽威士忌

世界第一

酒廠

【撰文、攝影:賴偉峯Otto Lai】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在格蘭利威酒廠中最著名雕塑品,看來就像是一個大型DNA。)

人家常問我,威士忌酒廠看了那麼多次,不是都大同小異,你為什麼要一直去?

是的。
蘇格蘭來了不下二十回,威士忌酒廠看了數不清幾家了,
的確也是大同小異。但我,只要時間可以,議題有趣,真的還是會一直來耶。為什麼呢?

因為,我不想漏掉那些小異。因為,我希望感受到那些微變化。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這回踏上英國的土地,不僅僅是6月6日,更適逢英女王九十歲大壽的慶祝周。)

所謂些微變化,也許是酒廠外在的,也許是導覽者內在的,或者也許是自己心靈深處那些自己敢碰觸或不敢碰觸的.......。

關於「格蘭利威TGL成為全球銷量第一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這件事,我有開心。

原因呢,我也不想說太多,或許您就順著文章看下去就知道了吧,就醬子,喝就對了。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這次團體相對小型,主要是派遣我跟沈大加入亞伯樂的Collector活動。)

20160606在二次大戰著名的諾曼第登陸D-Day,我跟知名的爵士廣播主持人沈鴻元大大踏上了格蘭利威(TGL)酒廠,這是他第一次的英倫之旅,但卻是我「應該是」第五回的格蘭利威酒廠直擊。

儘管是第五回,但這回我的心境卻是截然不同的,主要這次代表的是自己的媒體、自己的事業「藏酒論壇TW網」前來;加上這次也是TGL拿下「世界銷售第一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後,我首度造訪朝聖;加上三天前(6月3日)在台北西門町格蘭利威才剛盛大的舉辦過Founder’s Reserve發表會,同時有連續三天(6/3、6/3、6/5)數千人次的消費者體驗品飲會,而我們則經過將近24小時的飛行與轉機,在6/6踏上酒廠,而且即將在此喝到台灣剛發表的Founder’s Reserve,感覺有種時空超連結之感,十分特別。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從倫敦希斯洛必須先飛到蘇格蘭東岸的亞伯丁機場,據說這裡的海鮮好極,但至今尚未嘗試過。)

種種因素都讓這次的格蘭利威酒廠行,讓我充滿期待。本以為會感到無趣,本以為會了無新意,本以為自己已經來過太多次,結果……回到初心,我還是愛威士忌的,我對格蘭利威的情感還是這樣深厚的,就像格蘭利威本身推出的最新產品Founder’s Reserve,是回到創辦者喬治史密斯的初心一樣「一念,無二」。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TGL格蘭利威隸屬於起瓦士兄弟集團,而又隸屬於法商保樂利加。)

而之所以讓我往事湧上心頭,最主要就是負責在酒廠接待與替我們解說的全球品牌大使安米勒(Ann Miller),安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當年(應該是2010年)阿斌與Horance拿Keeper時,她也在酒廠替我們做了場品飲。

儘管我跟安見面的機會,不若另一位全球品牌大使Ian Logan的次數多,但安卻是一位學有專精的威士忌專家,她不僅是我的臉友,更精通法語與西班牙語(據說還計畫偷學中文),更在不久前拿到Keeper殊榮。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保樂力加台灣負責威士忌的品牌副理Vikii,親自送上遠從台灣帶來的鳳梨酥,給負責接待我們的安米勒。)

中午一見面,大家除了寒暄打招呼,更是忍不住回憶起當年相遇情況,Vikii也貼心送上從台灣帶來的維格鳳梨酥給安,最令人訝異的是安從未到過台灣,也從未吃過鳳梨酥。顯然未來格蘭利威這個「世界第一單一麥芽威士忌」,要在台灣市場吸引更多女性威士忌消費者,就要想辦法邀請這位起瓦士兄弟旗下的女性全球品牌大使造訪,辦幾場精彩的品飲會,在台灣女總統、女力當道的年代,展現格蘭利威另一種風貌的特質。(八之一,待續)

世界第一單麥威士忌TGL格蘭利威直擊1
(圖說:格蘭利威酒廠中的訪客中心、禮物店,逛完酒廠一定要留點時間給自己,在這裡敗家。)

延伸閱讀

留言

Info 相關資訊
禁止酒駕未成年請勿飲酒